钉锤锤 作品

一七九章 慰籍

    后来齐钰去查了一下,并且在秦云微名下的铺子都去看了。

    他甚至可以想象她之前在这些铺子穿梭的景象。

    闭上眼全是她的身影!

    可她的身影永远停留在了茶馆相聚那次。

    明明那时的他们靠的那么近,一切都即将圆满。

    差一点,就只差一点,真的就差那么一点,她就是他的妻了!

    明明是他先遇见她的,为何命运偏偏要如此作弄于他?

    心里的不甘和悔恨是那么强烈,他没办法不怨!

    若是没有这一出,他娘也不会就那么去了……

    哼,说来也好笑,没想到他娘心心念念的姑娘竟然至死也没见上一面!

    这一切是不是早就已经注定了的?

    从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

    那两年算什么?他是不是不应该离开那两年?

    心里的执念过于可怕,他害怕自己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所以才将自己放逐。

    说白了就是不愿意去面对,这才几个月?竟是阴差阳错的又回来了。

    一回来就遇上与她有关的事情,什么都是浮云,惟有的她的一举一动时刻牵动着他的心。

    也不知道她现在如何了,应当没什么大碍了吧?

    自打从太医那里知道她的情况之后,他向慕容煦讨了个人情,将贤妃娘娘给他用于解毒的冰蚕给要了过来。

    其实那冰蚕一直是给慕容煦预备着的,就是贤妃怕慕容煦遭人暗算早早备下的。

    可想而知,他向慕容煦讨要过来的时候慕容煦有多肉痛!

    可他还是给了他!

    有了这冰蚕他借太医之手送去了忠勇侯府,想来这会儿应该是有结果了。

    收拾好心情,他踏进了这些店铺,为了不引人注意他甚至在每家店里都买了点东西。

    这一路巡查下来他算是看出来一些眉目了。

    前期她可以说是筹备的如火如荼,店铺倒是开了好几家。

    可是他发现近期这些铺子都只能算是正常运转。

    他旁敲侧击的问过店里的伙计,说他们东家之前整治了几个掌柜,后面也不知道被什么事情给耽搁了,一直没有再过问店里的事情。

    只是月初的时候会有专人来店里盘账,据说那是候府的人。

    回去之后他一个人想了许久,她其实不是没有消息,只是她没了之前的那股冲劲儿。

    如今她成了世子夫人,心思肯定被其他的事情分走了,这些铺子在她眼里也许没那么重要了吧?

    再加上如今她身体不适,只怕短期内不会再把精力放在这些地方。

    想来邵文轩应该也不会让她那么操劳吧?

    虽然这个认知让他心里很不舒服,可他无法忽视邵文轩是她夫君的事实。

    他是如此的羡慕,甚至嫉妒邵文轩可以光明正大的陪在她身边!

    他只能在内心深处偷偷的想她,放不下,忘不掉,却又不能去触碰!

    这样的自己他也很鄙夷,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内心终究是在乎的。

    云微,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能好好的。

    我也只能透过这些点滴知道你的近况。

    在你需要的时候……

    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固执?

    看到与你有关的事物都会觉得是一种慰籍。

    呵,明明心里清楚的知道,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

    可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你在做些什么?

    我贪心的想着:你也会如同我这般偶尔心里想起我吗?

    我既希望你不要忘了我,又害怕你会因此而困扰。

    我终究是不能心无旁骛的一走了之了。

    夜无比的寂静,可他竟然觉得此刻是那么的美好。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不会担心别人看出他的脆弱与不安。

    第二天他照常去和莫老大他们去喝酒,只是这次莫老大提出转场子。

    对此他倒是没什么意义,反正回去之后也没什么事情做。

    看着春分楼三个字的时候他还是停住了脚步。

    他不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男人嘛,出入这些地方很正常!

    只是他不是喜好酒色的人,这种找乐子的方式不适合他。

    “莫老大,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这地方我就不进去了。”

    “哈哈,齐大哥你不用不好意思!兄弟们不会出去乱说的。保管你去了第一次还想再去第二次!下次也许我不带着你来,你自己都会心心念念的了!”

    齐钰尴尬一笑,对此不置可否。

    眼看着莫老大和其他的兄弟都在一个劲儿的劝他,有的甚至开始玩笑般的推搡他。

    他也只能道出了原由:

    “莫老大,真不是我不给你这个面子,是在是因为我有不得已的原因,家母于数月前辞世,齐钰尚在孝期!这个地方,齐钰万不能踏入的!”

    顿时推搡的动作停下来,在场起哄的人倒还真不好再做些什么。

    这人家都说这么明白了,想来也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莫老大干咳了几声缓和气氛,“齐大哥,兄弟们真不是故意为难你,我们是真不知道这回事儿!”

    齐钰内心苦涩,此刻也没心思多说什么,只想快些离开这个地方。

    “是齐钰扫了各位兄弟的兴致!对不住了!”

    “”齐大哥你别这样说,唉,算了,走走,今天大家伙就不进去了!””

    齐钰倒不是道德绑架他们,这,只是他也无权干涉他们的选择,

    “莫老大,齐钰就先回去了,告辞!”

    莫老大眯着眼睛看着齐钰离去,一向神经大条的他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就是再荒唐,对死者还是敬畏的。

    想到自己出主意带着兄弟们来这春分楼快活,结果也没想到齐钰还有这一茬。

    这事儿给办得!唉~

    旁人的小弟问,“老大,那咱们真不进去了?”

    莫老大转头敲了他一个暴栗,“一天天的脑子里就这些东西!你说你能干点啥?”

    那人摸着脑袋嘀咕,“那不是你带着咱们来的吗?我就是问问!”

    莫老大没好气的瞪着他,“散了散了,以后再说!没看见今儿什么场合?老子都给人说不进去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多猴急!你当老子跟你一样啊!”

    额,其余的人纷纷转过身表示没听见。

    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还有就是齐钰是上面指派过来的,他们到底还是有些忌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