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沐颜 作品

第757章 搭伙过日子

    宋瑜站在门口目送沈珺离开。

    一直到人都走远了,还没回去。

    “看来,我也不算误会你嘛,你虽然跟的不是薛将军,但跟的也是他身边的近身护卫,如今还能住在这薛府……是不是薛将军已经默认你们的关系了?”

    宋瑜一回头,就瞧见她家墙头上趴着一个人。

    宁楚歪着脑袋,大眼睛兴致勃勃的看着宋瑜,滴溜溜的转悠着。

    宋瑜脸黑。

    这姑娘的脑子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怎么整的都乱七八糟的。

    “宁姑娘怎么会在这儿?”她拧着眉头。

    家里的下人都是刚来的,这会儿还没将整个院子熟悉起来,若非宁楚悄无声息的出声,他们都没注意到。

    此时府中下人面面相觑,看着宁楚,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宁楚摇摇头,一脸不赞同:“你可真不够惊醒,怪不得薛将军只派你回来看大门,我家就在隔壁,你们第一天过来我就知道了,你居然都没有发现。”

    她对这个薛将军身边的兔爷感官还不错,虽然瞧着身体娇弱,不像个男人,但是长得好看啊。

    白白净净的柔弱男人,还面容温柔,自带一股让人亲近的气息,她还挺喜欢的。

    “原来如此,那咱们日后就是邻居了。”宋瑜怔愣了一瞬,点点头。

    倒是能说得通。

    前任的都督和现任的都督,安排的宅院比邻,不偏不倚,倒显得公道。

    念及这几日得到的消息,宁老将军死了之后,宁楚便只剩下一个人了,想来隔壁的院子也就她一个主人,宋瑜道:“姑娘下来吃个茶吧,大冷天趴在墙头实在太冷。”

    宁楚嘻嘻一笑,身形矫健的侧身一翻,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稳稳当当的落地。

    她拍拍手:“我还以为你会说趴在墙上不成体统呢。”

    宋瑜轻笑。

    体统不体统的,她都羡慕坏了好吗。

    飞檐走壁的古代功夫,真是让人垂涎啊。

    可惜,她年纪大了,也受不得这个苦寒。

    “看来姑娘还爬过别人家的墙头啊。”

    “我阿爹曾经说过,让我安安稳稳的做个淑女,不许爬墙,不许舞刀弄枪,等我及笄了,就送我回京城,那里都是世家风骨好儿郎,他们喜欢文静淑女。”

    说着说着,她神色落寞起来,嘀咕道:“谁要喜欢那些身子骨柔弱的白切鸡啊,我就喜欢会打仗会杀人的军营男子,而且,阿爹也不能带我回京城了……”

    宋瑜有些傻眼。

    算起来这姑娘不过是与她第二次见面,便如此抛开心扉没有设防吗?

    但不管怎么说,此言还是引的她心头一片唏嘘和柔软。

    她沉默片刻,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便干巴巴道:“宁将军只是不想让你未来受委屈罢了,其实日后嫁给谁,都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倒也不必拘泥这些。”

    宁楚看了看宋瑜,想了想,点头:“你说得对!”

    “天怪冷的,还是先进屋再说吧,眼瞧着等会儿估计又要下雪了。”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我还怕冷,哦对了,你之前说你畏寒,初来不适应,这都这么些天了,还不适应吗?要不要我给你找大夫看看,我阿爹还给我溜了好多珍贵的药草呢。”

    宁楚边说便跟着宋瑜走了进去。

    “多谢宁姑娘的好意,不过不用了,我最近已经好多了。”

    “你这人可真客气。”

    到了屋里,宁楚有些奇怪,“薛将军这院子和我们家的府邸差不多,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个应当不是客院吧,你住这儿?”

    宋瑜选的这个院子,是除了主院之外最大最好的院子,按理来说是当家主人的家眷住的地方。

    作为薛覃的‘下属’,还是个‘男子’,她应当住在前院的客院才是。

    “将军出门在外,不在意这些繁文缛节,院子都是用来住的,更何况薛将军在此处也没有要住在后面的家眷。”

    “说的倒也是,不过我以为你们京城人会很在意这些规矩的,原来也不是啊。”

    宋瑜没说话。

    屋子里烧着炭火,温暖的多了。

    丫鬟已经将屋里都打扫了一遍,该做的防寒措施也都做好了。

    还有一个小炉子,炉子上温着热腾腾甜腻腻的汤,这是一早上宋瑜就让人准备的。

    她算到这几日就要来葵水了,这两日又实在是太冷,所以早上煲了甜汤,这会儿还没喝。

    宁楚眼睛发亮:“你还让人煲了糖水啊,好甜的味道。”

    “宁姑娘要试试吗?”

    “这……会不会不太好?”

    宋瑜笑。

    这姑娘自来熟似的,这会儿方才觉察到不好意思吗?

    未免太晚了。

    “不碍事,本就是做的两人份的,只是三郎不喜吃甜,正好剩下了,你要不来我也吃不完。”

    “那行,给我也来一碗吧。”

    宋瑜摆摆手,丫鬟上前给盛了一碗。

    倒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就是用一些红枣、红豆、花生、枸杞和红糖煲的五红汤,吃着暖暖胃倒是不错。

    但许是这姑娘寻常吃的不精细,捧着一碗五红汤便吃的格外感动。

    她抱着碗喝了一口,幸福的眯着眼睛。

    这才注意到,周围入目处的帷帐、帘子等处处装设,都透着一股女儿家的温馨感觉,一点儿也不像军营男人那种大大咧咧的或简谱或纯粹奢华的风格。

    还挺好看的。

    “看不出来,你倒是心思细腻,像个姑娘似的。”

    宋瑜挑眉。

    也没有解释。

    宁楚也不需要人帮她解释。

    她可以自说自话的。

    吃了几口,忽然问道:“对了,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呢。”

    宋瑜想了想,说道:“我姓于。”

    “那我叫你小于公子?”

    不等宋瑜回答,宁楚便道:“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对了,你是不是日后都要在薛府守着了?你不会去军营长住吧?”

    宋瑜缓缓地点点头。

    她有些知道如此自来熟到底是干啥。

    宁楚松了一口气:“那行,日后咱们就搭伙过日子了,你没事儿可以来找我玩儿,有什么事儿也可以来找我帮忙,陈州这片儿,我最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