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西风 作品

第412章 原来如此

    陆峰下了楼,拦下来一个奔奔车,直奔人民公园而去。

    公园的人不少,天气也算是秋高气爽,不少谈恋爱的漫步在林荫小道上,陆峰朝着四周环视了一圈,朝着雕像下面走去。

    站在下面等了几分钟都没看到人,忽然背后有人拍了一下,陆峰掉过头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人,帽檐压的很低,看不到脸。

    “跟我走!”

    陆峰听出来是她的声音,又朝着四周张望一下,没发现她男人,毕竟这两口子可时候有‘手艺’的人,真要打起来,十个陆峰都不一定是人家的对手。

    “去哪儿啊?”陆峰问道。

    “跟我走就对了。”阿姨说着话朝四周张望着,问道;“你一个人?”

    “对啊!”

    在公园里转了个圈,到了西门的一个草坪上坐了下来,她摘下帽子露出一张苍白的脸,把帽子给陆峰戴在头上。

    “给我戴帽子干什么?”陆峰纳闷道。

    “戴着吧,我不知道你带没带人来,就算是带人来,他们不认识我,他们认识你,你把脸遮起来,一时半会发现不了,我也给自己留个空隙走人。”阿姨看着陆峰道:“到底是有钱人啊,拿着二十万一个人出来。”

    陆峰真的被她这份心细惊到了,笑了一下道;“二十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钱,你最近过的好吗?”

    “你看我这样子好吗?”

    “眼睛为什么那么红?”陆峰纳闷道。

    “哭的,整夜整夜睡不着。”

    “你们干这个的,也会良心难安嘛?”陆峰嗤笑一声,有几分不屑。

    “不是因为偷,是因为其他事情,下了火车后,发生了太多太多事情,你那一刀,把我们所有偷到的钱包都洒在地上,其中也有我们的钱包,当时害怕极了,根本不敢停留!”

    “那为什么没有白梅花的钱包?”

    “白梅花?谁?”

    “就是坐在我旁边的小姑娘!”

    “她的钱是用一块布包着,我顺手放在自己兜里了,也是靠着她那点钱,我们离开了火车站,两个人差点饿死。”阿姨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难过。

    “你们又不会失业,随便找个人多的地方,就能上岗再就业。”陆峰摸着兜,掏出烟点着一根,随手递给了旁边的阿姨,他感觉的出来,阿姨需要找个人倾诉!

    阿姨接过烟,陆峰给她点上。

    “你不懂这行,每个地方都有人,商场有商场的小偷,火车上有火车的小偷,贸然进去,只会被当地的小偷抓住打残废,我们是外地人,火车上还好,大不了提前下车,在商场、集市这种地方被抓住,真的就废了。”

    陆峰点点头,也算是了解一下这个行业,问道:“那些贼威胁我的时候,你们为啥帮我?还把那个人的手割伤了。”

    “偷这个东西,就跟变戏法似的,一来是手快,二来是注意力,你身边那个小姑娘的注意力全在你身上,被偷了钱也不知道,必须留着你,因为全车厢的人都怀疑你是小偷,他们的注意力都在你身上。”阿姨解释道。

    陆峰瞬间恍然大悟,点点头道:“很有科学依据,学到了,那后面怎么就偷了账本呢?提前踩好点了?”

    “也是走投无路,在火车上就遇见事儿了,我俩也不敢轻易动手,吃没个吃法,喝没个喝法,就想起村子里的二妮了,她是这家人家的远亲,在这当过保姆,二妮这人好显摆!”

    “进了几天城,就在村里到处说,人家家里多有钱,保险柜的密码全村都知道,不是啥秘密。”

    “他家保险柜密码为啥告诉一个远房亲戚保姆呢?”陆峰纳闷道。

    “我哪儿知道去啊,正好来了这,也是没招,按照二妮说的地方,打听了一下就摸索过去,打开保险柜的时候,他都吓傻了,里面堆满了钱,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全扒拉到包里了,回去清点才发现有一些金首饰,还有一个账本。”

    阿姨徐徐道来,就像是说着别人的事儿,可是目光之中却泛起一层涟漪,心中很是不平静。

    “后来呢?”

    “我想着,这回发财了,不回村了,这辈子都不用愁了,没想到,真没想到,他有了钱就变了,把钱存进了银行里,留了几万块钱,他说出去放松放松,当天就在舞厅认识一个年轻姑娘。”

    陆峰闻到了一丝八卦的味道,追问道:“然后呢?”

    “男人有钱就变坏,亘古不变的大道理啊!”阿姨说着叹了口气,接着道:“我催着他回去,他一直在拖,跟那女的开房,给人家花钱,他也打扮的人模狗样,回来跟我闹离婚。”

    陆峰咂摸了一下嘴,说道:“大叔四十多岁的人了,居然干这事儿,没看出来,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你一个过客而已,我跟他在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都没看出来,他拿走了大部分的钱,说要跟这个女人在城里生活,我拿到了账本,想卖点钱,这短短的十几天,过的像做梦一样!”阿姨说着话又红了眼睛。

    陆峰叹了口气,点点头,深有同感。

    “你也别气了,至少现在看清楚了,好好生活,别偷了。”陆峰把包拿过来,放在她面前道:“分开也好,各有各的道嘛。”

    阿姨看了一眼钱,用手翻了一下,确定没问题,从怀里抽出来一个日记本,递给陆峰道:“江湖事,江湖了!”

    陆峰拿出账本翻看了一下,确定没问题,揣进了怀里。

    “说出来心里痛快多了,这几天我都快活不下去了,我一个女人,男人就是我的天,二十多年就这么过来的,突然有一天,我的天遮盖在别的女人头上,那滋味不好受啊,谢谢你啊,陆总。”阿姨看向陆峰笑了笑。

    陆峰拍了拍她肩膀安慰道:“别太伤心了,好好生活,火车上的人都不容易,很多人被偷了钱,下了火车身无分文,人在异地他乡,那滋味不比你现在好受多少。”

    “我知道,走了啊!”阿姨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杂草。

    “再见!”陆峰朝着她摆摆手。

    出了公园,陆峰又拦了个奔奔车朝着酒店而去,回到酒店第一时间给何家乐打电话过去、

    “喂,陆总啊,有什么新进展嘛?”何家乐问道。

    “我拿到了真的账本,而且柯丙已经知道我是诈他,给我打电话声称要收拾我,听他那口气,今天晚上就是不杀了我,也打算让我在重症监护室里,开不了口。”陆峰沉声道。

    电话那头何家乐猛的站了起来,激动道:“你拿到账本了?从哪儿拿到的?”

    “说来话长!”陆峰说道:“我现在需要被保护起来。”

    “你放心,我现在就亲自带人过去。”何家乐又说了几句把电话挂断,整个人的脸上都是激动的神情。

    “他找到账本了?”秘书纳闷道。

    “找到了,这账本出现的时间很诡异啊,之前莫名其妙的找不着,柯丙发现他使诈,要弄死他,账本立马就跑出来了。”何家乐面露疑色道。

    “这位陆总不是个简单人物。”

    “简单也不至于年纪轻轻混到这个位置,之前一直跟我说,要确保资金到位,还嚷嚷着要走,跟这种人打交道,费神的很,解决这事儿再说。”何家乐收拾着面前的文件夹。

    “那调研碰头会还开嘛?”

    “推到明天,这事儿最重要,让纪委的孙宝来,准备好。”何家乐吩咐道。

    “我现在去通知!”

    二十分钟后,两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酒店楼下,何家乐下了车直奔陆峰所在的楼层。

    一行七人到了会客厅,陆峰看着来人脸上露出笑容,一一握手后落座。

    “我跟你说,现在我才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巧了,太巧了。”陆峰朝着何家乐道。

    “哈哈哈哈!”何家乐大笑了起来,说道:“有句话叫,来得好不如来得巧,及时就好,陆总,账本呢?”

    “哪位是招商办的?”陆峰看了一眼七人问道。

    何家乐被陆峰这一句话弄的有些不开心,问道:“陆总,这话什么意思?”

    “这个账本,我可以给你们,你们得确保我安全,还得跟我一手钱一手货啊,把合同签了吧,年底前那三个亿得到账,那一个亿的指标也得到,我们也会按照约定的时间,满足就业岗位!”陆峰脸上虽然挂着笑容,可是话语却不容置疑。

    “陆总,你在跟我们谈生意?”一人不高兴道。

    “哎?”何家乐摆摆手,让他别说话,朝着旁边的秘书道:“把招商办的主任叫来,现在就签合同,陆总就是个商人,不谈生意谈什么?”

    “希望您别生气,我也是没办法。”陆峰朝着何家乐道。

    “理解!理解!”何家乐很大度的笑了笑。

    半个小时后,招商办的人来了,当场拟定了合同,陆峰翻看了一下条款,确定没问题后,双方签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