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的蚂蚁 作品

第两千零四十八章 秒怂的甘兴

    交换完毕,王昊才将地上的宝物与这截不死木一起收入到了天地印之中。

    这截不死木一旦进入,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一样。

    在王昊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慢慢的滚到了那片万年龙液形成的湖泊之中,黑色的木头身上,有一点点的光芒出现,仿佛是在吸收万年龙液里的水分,不仅如此,在一会之后,浸泡在其中的神农尺也慢慢的靠拢过来,两者居然开始缓缓的贴合在了一起。

    把这件事情解决,王昊又看了看远处,开口问道洛长生:“这次莫域主安排了几人进入神魔墓地?”

    洛长生看了王昊一眼,开口道:“只有你和我!”

    王昊的嘴角抽搐了几下。

    要不要这样?

    “那个……王兄,你有所不知,在不久前,迷雾林里出现异动,妖气弥漫,波及方圆几千里,派遣了几百仙君修士,都不是对手,没有办法,莫域主只能把准备来神魔墓地的那几个神将也都调遣了过去!所以,这一次只剩下咱们两个了!”

    洛长生苦笑一声。

    迷雾林?

    王昊眯了眯眼睛。

    玄天界十大秘境,酆都鬼蜮和迷雾林位于东域,据说迷雾林是一处占地几千里的森林,其内长满了各种树木,阴煞之气很重,普通修士进去后,都会迷失方向,吸干气血,号称死地,比酆都鬼蜮还要诡异,能让莫问天不惜错过气运之争,也要安排人处理的事情,怕不是小事!不过这些都是莫问天这个域主需要操心的事情,不需要自己过问,而且,以王昊如今的修为,多几个帮手和少几个帮手,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行吧!咱们两个,加上南天和端木阳,也差不多了!”

    王昊笑了笑。

    “王仙皇,要不,我也随你一起进去吧?”

    白羽晨犹豫了一下,插话道。

    “你?”

    王昊一愣。

    “嗯!我如今已经到了突破仙皇的关口,急需要一个合适的契机!”

    白羽晨点了点头。

    神魔墓地十分凶险,进去的最少都是仙皇修为,一般来说,仙君随同都是送死的份,但是白羽晨的修为,遇到初阶仙皇,也有一战之力,当初莫问天也是把他当做进入神魔墓地的后备人选来安排的。

    犹豫了一下,王昊还是答应了下来。

    端木阳看着白羽晨,一脸幽怨,就好像被小三抢走老公的怨妇,但是此时却没有办法说什么。

    “远处的杀机越来越淡了,估计要不了多久,石台就要彻底显现出来,咱们准备一下吧!”

    王昊看着远处的石台,开口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天幕突然间有几道身影飞驰而来,那身影还未到,一股碾压一切的杀机就化为血海呼啸而来,笼罩八方!“谁敢杀我霸道门弟子!给我出来受死!”

    一个身穿华服的大汉,环眼短须,大声怒喝。

    那声音化为滚滚浪潮,环绕千里,让每个人都是心头一颤,许多仙君修士甚至觉得气血不稳,几乎要从虚空中跌落下去。

    一吼之威,以至于此,可知来人的恐怖之处。

    “嘶!这是霸道门门主甘兴!”

    “那个东域的家伙惨了!居然把甘兴都招来了!”

    “霸道门出了名的护短,那关天虎是千年难遇的天才,位居仙皇,据说以后会被当做宗门接班人培养的,如今被人杀了,他岂能不恼火?”

    “这下有好戏看了!”

    无数修士远远躲开,一边议论,一边小心的打量着王昊乘坐的黑色宝船。

    而远处的周道明看到甘兴的身影,面色顿时变的玩味起来,嘴角抽搐了几下,开口道:“这家伙,要倒霉啊!”

    黑色宝船内。

    洛长生和白羽晨面色都是一变。

    “王兄,看来这次惹上劲敌了!”

    洛长生看着远处怒目的甘兴,开口道。

    “劲敌?”

    王昊笑了笑:“小鱼小虾而已!”

    “……”洛长生。

    “……”白羽晨。

    这么厉害的角色,你居然和我说是小鱼小虾?

    有没有搞错?

    “我出去一趟,让他滚回去就是!”

    王昊淡漠的看了一眼,然后分开周围方才为了隔绝周围人窥视而设置的迷雾,一步踏出,立在虚空之上,目视甘兴。

    看到有人出现,甘兴面色一冷:“小子,敢杀霸道门之人,给我受……”“死”字还没有说出口,甘兴的神色顿时变得缤纷多彩起来。

    方才因为王昊一直藏在阵法之内,以至于他完全还不出来真实面目,而且返回宗门报信的弟子只是汇报说有几个东域的修士,杀了关天虎,具体是谁,他还真的不知道!但是,在此时,他是真的认出了王昊。

    这不是不久前一个人灭了撼山宗和武神殿,逼的域主萧承恩都不敢出手的那个狠人吗?

    此时他回头再看一眼那个报信的弟子,真的有种一巴掌抽死他的冲动。

    你妹呦!真的要了我的老命。

    “你要来找我的麻烦?”

    王昊立在虚空,双手背负身后,语气平淡的开口道。

    甘兴立在原地,一身杀气收也不是,散也不是,难为的几乎要哭出声来。

    “门主,就是这个小子,杀了他替关师兄报仇啊!”

    旁边的那个报信的弟子还在不知死活的开口指认。

    “啪!”

    甘兴反手一巴掌将这个弟子抽飞了出去,然后强挤出一丝笑容开口道:“误会!误会!我找错人了!”

    这句话一出口,千里之内围观的人,顿时都傻眼了!人家杀了你们宗门的大弟子,你突然间犯怂是几个意思?

    “没找错!人是我杀的,敢犯我者,我必杀之,若是不服,你尽可以出手!”

    王昊风淡云轻的开口。

    出个鬼的手啊!甘兴这次是真的要哭了。

    大哥,你好歹给我个台阶下啊,再怎么说,我也是一宗之主,你这么搞,我真的很为难的!但是,为难归为难,打死他都不敢对王昊出手。

    面子丢了还可以挣,命没了,那就真的没了!咬了咬牙,甘兴低头拱手:“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冒犯王仙皇,你替我惩戒也是理所当然,甘某不敢不服!”

    态度放的可谓很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