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清凉 作品

第596章 看你

    连城这边已经顾嘉放在床上,静静看着床上人儿良久。

    “若不是我及时拦住,怕是后果不堪设想,师父云游之前便是说过,你倒是不知我便是你此生克星吧!”

    一语落,他将被子拉过来盖在顾嘉身上,听见外面敲门声,再看一眼床上人,这才转身出去开门。

    他早已猜到是郭萌萌,一个点头,随即步出房间,让郭萌萌进去。

    郭萌萌已经恢复一些体力,倒也无碍,“她没事吧?”

    连城抱着顾嘉离开的时候,她见着顾嘉是晕倒了,而且还是被连城点穴之后。

    疑惑一眼看着连城,连城点头,只是深深看了郭萌萌一眼。

    郭萌萌不问,只是转身进入了房间里面,随后关上了房门。

    连城来到慕之遥房间外面,轻敲了几下房门,听见里面应了一声,随即步出来开门。

    “你怎么来了?”慕之遥带着些许疑惑,因为先前楼君炎与连城不对付,这会子他倒是来了这边。

    想到顾嘉是不是没事了!

    “顾嘉不是……”

    “她没事,只是被我点穴,只要穴位解开了,也就无碍了!”

    连城声音显得冷清,看着慕之遥,“师父,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慕之遥并未犹豫,直接将他让进来。

    “炎王的伤?”他看着躺床上的楼君炎,眉宇微蹙了一下,随后看着慕之遥。

    慕之遥摇摇头,“经脉逆行,你是习武之人该是知道这个十分危险的事情,楼君炎不顾自己安危,竟然逆行经脉来冲破穴位,我的药丸都不能保住他?”

    她心里害怕,但是却无能为力。

    连城伸手拿住楼君炎脉象,眉头越蹙越紧,轻叹一声,“我试试。”

    将楼君炎扶坐起来,随后坐在他身后,运功为楼君炎疗伤。

    郭萌萌坐在顾嘉床边,看着桌子摆着的沙漏,最后一颗落下,顾嘉眼睛突地睁开,扫了一眼四周,随后定在郭萌萌身上。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她似乎什么都不记得了,脑袋里面一瞬间空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郭萌萌眼神中是惊讶,“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顾嘉摇摇脑袋,但是却还是什么都不记得,只能看着郭萌萌,随后甩开那些不必要的。

    “算了,记不住也就记不住吧!慕之遥他们没事吧?”

    她只记得当时慕之遥好像是受伤了,至于之后,她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就像是有一些记忆被突兀的抽走一般。

    郭萌萌轻叹一声,“该是无事的,只是你那便宜哥哥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说完,郭萌萌发现气氛像是不对,呵呵一笑,“不好意思,习惯了。”

    顾嘉起身,却觉得周身都像是被什么碾压过,就连骨头都是疼的,眉宇微蹙,呻,吟一声。

    “怎么觉得像是被人打了一顿!难道我也被那家伙暴揍了?”

    她一脸疑惑看着郭萌萌。

    郭萌萌摊摊手,“至于发生什么我倒不是很清楚,你可以直接问连城,因为当时就只有他一个人最清醒。”

    她当时打的不可开交,自是没有时间去顾及别的。

    顾嘉翻身起来,白了郭萌萌一眼,直接出了房间。

    连城额头已经溢出汗珠,手收回再放回去,这个动作已经连续做了好几次,楼君炎还是不见醒转,只是气色好的些许。

    慕之遥听闻敲门声,一看是顾嘉。

    “你没事了?”她看着顾嘉,眉眼都带着忧色。

    顾嘉点头,倒是不记得自己到底有什么事!

    “炎王怎么了?”透着缝隙可以见着连城正在为楼君炎疗伤,她疑惑问道。

    慕之遥让进顾嘉,“连城正在为他疗伤,该是没事!”

    她见着他气色已经好些,自是不会有事。

    顾嘉走近,见连城眉心都滚下了汗珠,正要拿出一张手帕来替他擦汗,连城突地一声叫唤,“别动!”

    她手停在半空,倒是一时间收不回来了。

    连城不再言语,继续疗伤,就像刚刚那些话不是他说出来的一般。

    慕之遥伸手将顾嘉手拉回来,“连城正在疗伤,怕是被打扰会走火入魔,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顾嘉倒也大度,没有丝毫生气,随着慕之遥就出来了。

    几人下楼,坐在大厅,大厅已经被掌柜的和小二哥收拾干净,就连大厨都在帮着收拾。

    “几位公子,这……这……”掌柜的面露难色,想要提出赔偿之事,却又不敢,比较刚刚那一幕,他们都是看见的。

    这几位怕也不是好惹的,他们自是不能轻易得罪,怕是钱没有要到,搭上自己一条小命就不划算了。

    慕之遥不需掌柜的说明,已经明白他要说什么,淡淡说道:“掌柜的放心吧!你们的损失,我们自会出一些的。”

    毕竟这件事并不是他们挑起的,自是不能出全部的赔偿。

    掌柜的挺她这么一说,眉梢上面的褶皱都少了些许,带着些微笑意,“多谢公子!”

    慕之遥扬扬手,“先砌一壶茶水来吧!”

    夜有些凉意,外面也不见什么动静,只闻更夫打更,还有些稀碎声响。

    顾嘉坐在一张椅子上面,这凳子已经大多被打烂,掌柜的倒是拾到拾到将那些凳子又摆上。

    她从怀中掏出一定金子来,“将这些东西都重新置办一下吧!这般模样怎么还能招呼客人?”

    那掌柜的一见是金子,瞬间眼睛都直了,今日倒是收到了两回这样大小的金子,瞬间笑的合不拢嘴来。

    抱着金子就吩咐小二哥去沏茶,自己也不收拾了,直接叫厨子明日里去换一些新的家伙事。

    慕之遥缓缓坐在,看着顾嘉,“不是已经离开公主府一段时间,你身上倒是还有这般重的物件?”

    顾嘉轻笑,“嫂嫂以为,我会是那种愿意吃亏的性子?”

    慕之遥不语,反笑。

    郭萌萌搭腔,“自然不会是,谁会不知道你顾嘉,向来都是只有别人吃亏的,哪路还能轮得到你吃亏的。”

    小二哥端着一壶茶水来,这茶水香味倒是不及顾嘉家中一半味道的,她接过来倒满三杯,随后命那小二哥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