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豆豆 作品

第571章 掳走舟禾

    舟禾也是无趣的直接紧紧的抱住月娘。

    “月娘你你,不知道我可无聊了。”

    月眠也是宠溺的直接抬起手来。

    “怎么样?想要与我离开吗?”

    一提起离开这个话题舟禾当天然也很是没有任何悬念的回答。

    “不要离开,现在我不能离开。”

    月娘也是生气舟禾居然想要利用自己的生命。

    “怎么,你想要继续留下面对那些所谓的危险?禾儿,就现在的情况你可不可以就是作为一个孩子母亲好好的做一次一个母亲应该做的事情?”

    也是因为想到这些,舟禾这么久仔细思考了一番。

    她相信就算是留在这里也都是会有人保护得到自己。

    “月娘,我相信他们可以保护好我,所以你不用担心。”

    就知道这家伙一旦下了什么决心真是不好动摇。

    她其实也没有想过自己能够说的动她来。

    “好吧,就知道一定劝不了你,不过你不走,那我也不走好了,要遇到危险那咱们就一起吧。”说着月娘也是无所顾忌的直接坐了下来。

    想来月娘也一定会如此选择,所以无论如何舟禾也都要说服她不要陪着细节冒险。

    “月娘还是不必了,我希望你可以过自己想要过的日子不要再因为我而变得如此没有计划了。”

    笑话,有她怎么就叫没有计划了?

    光是想着她如此执着的性子就已经令她有够担心了。

    反正威胁她也就只有这样的法子。

    “什么叫没有计划了?我的计划一直都是要好好的保护你啊,总之我说了你不走嗯就不走。”

    舟禾也是真心不希望她陪着自己冒险。

    关于瑞国的事情她是丞相又是皇后,所以这些就应该她来承担,但是月娘完全就没有任何义务。

    “月娘你听我说,你可以离去,至于我就算是死也要战死,只是要对不起这个小家伙了。”

    “禾儿,你怎么总是这样一根筋?就算没有你此战也是要打。多了你反而多了累赘,你现在怀有身孕应该要好好考虑考虑自己。”

    月娘的话也是说得十分精辟,只是舟禾还是有所担心。

    要是她就这么走了周濯夜回来看不到自己会不会很担心?

    想到这些她真是一次又一次的犹豫不决。

    最后月娘也是没有给她考虑的机会。

    “禾儿,希望你不要怪我,我这都是为了要保护好你。”说着月娘直接点住了舟禾的穴道。

    此刻周濯夜不过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过去的事情。

    终于舟禾走了他也就可以大杀四方,而舟禾想要挣扎但是她就连动弹也都是显得是个困难。

    “月娘,你干什么你快给我解开,你要知道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禾儿其实你不用这么执着的,你要知道就算没有你他们还是一样要抵抗外敌。”月娘也是直接无情的说道。

    舟禾也是感觉到了其实地球没了谁都会一样的转动。

    其实这种事情的确也是不需要全都由她来管,但是她就是不想要错失这样一个机会罢了。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只不过月娘我没有办法的啊,我只有做了才不会有遗憾。”

    “遗憾?那你的遗憾呢?你孩子的遗憾呢?”月娘真是想着就觉得她真的太想错了。

    最后月娘也是懒得与舟禾再说什么,总之将她带走是必然的事情,就算之后她会恨自己。

    可是恨又能怎么样?只要她还是在乎自己的就行。

    “来人……”

    月娘一句话落下,几个千离坊的人也就走了进来。

    “月坊主这……”

    “你们将舟坊主带上船,记住一定要好好看好她,现在有很多重要的事情。”

    “那月坊主你……”

    其实月娘一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周濯夜。

    所以说一孕傻三年这话绝对不是说说而已是真实存在的,居然像舟禾这样聪明的人不会没有察觉周濯夜就在她的身边。

    而周濯夜也是明白月娘已经认出来了自己,等着舟禾被带走,周濯夜也是一副淡定模样的朝着月娘走来。

    “没想到月姑娘眼睛真是好,一眼就被你认出来了,这么久了就是连禾儿也都不知道我……”

    关于这种事情月娘也是一副认真的态度。

    “从一进来就知道了,禾儿可能只不过是早就已经发现只是没有直接说出来罢了。”

    对于舟禾是否发现自己,周濯夜也都只好保留自己的意见。

    其实他也早就想要将她送走,要不是没有机会他早就那样做了。

    想想这种事情交给千离坊来做也比较好,他们不过都是想要保护自己的坊主罢了。

    “禾儿就交给你了,请月姑娘一定要帮我照顾好她。”

    注意此刻不是瑞国的皇上在祈求她,而是一个平常的丈夫在祈求别人保护自己的妻子一样。

    顿时间月娘也是被眼前的人所打动。

    “你放心吧,禾儿我会好好保护。”说着月娘就准备要走。

    这一刻实际上周濯夜十分想要最后见一面舟禾只是他现在知道自己一定要忍住这种无畏的激动。

    只有各自暂时分开然后到了顶峰才能相见。

    “那就拜托你了。”说着周濯夜停下自己的步子,那动作显得十分的沉重。

    月娘明白对于周濯夜来说,他这可是将自己的全世界交到了自己手里。

    可舟禾有何尝不是她最重要的人呢?

    “放心,禾儿那儿有机会我一定与她全部说清楚。”说着月娘转身大步走去。

    此刻舟禾浑身无力并且就连想要喊也都喊不出来。

    千离坊中的人能力也是不差,轻而易举的就将她从军营之中带走。

    而这当中也少不了信由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也只有现在他们才都不用商量就已经有了独一无二的默契。

    “禾儿希望你不要怪我,我这也是为了你好,所有人都可以死但是你不可以。”月娘看着眼睛瞪大的舟禾说道。

    舟禾也是生气的将眼睛闭上。

    她真是总是被别人当成累赘一样,身为累赘的滋味可是一点也都不好受。

    塔塔……

    马车走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月娘下意识的护住舟禾。

    “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