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 父子争吵

    随后老嬷嬷转身依旧是不怎么放心的离开屋子。

    此刻屋子里面只剩下明氏一人,她难受的捂住自己的嘴巴痛哭。

    终究她还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也是因为真的爱所以才会失去自己的骄傲,哭着哭着她缓缓的走到自己曾经珍藏的物件箱子前,里面可都是曾经年少的时候卫萧皇与她每一帧的回忆。

    “你们二人好好照看好娘娘,切记你们若是发生什么事情,你们立即冲进去看知道了吗?”

    老嬷嬷的吩咐令两个宫女实在迷惑不解,可是又摸不着头脑的直接回应。

    “是,嬷嬷。”

    这个时候金銮殿前,钟离墨自然也是第一个到的人。

    他赶到的时候卫芷澜便正好入殿,所以两人也没有碰见。

    “公公,麻烦公公通报一声。”

    老太监也是经历了刚才的那一些种种为难,现在更加是不能帮助钟离墨了。

    “周王切勿着急,现在长公主已经进去了,而皇上刚才已经发过火了,所以周王还是不要进去的好。”

    老太监的话里的意思钟离墨自然也是清楚,这个时候他再一进去无疑就是火上浇油。

    并且想着卫萧皇并不是很能接受自己,所以他无论如何也都还是选择留守外面了。

    “那有劳公公帮帮长公主殿下在皇上那儿美言几句。”

    比起曹胤捷的高傲,老太监也是十分喜欢钟离墨的处事风格。

    自然对他的要求也都是有应必答。

    “周王放心,老奴定当尽我所能。”

    其实从前钟离墨哪里会如此圆滑啊,这些不过都是卫芷澜对自己的训练罢了。

    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习惯,但是用多了之后,反而觉得这样的方式比自己曾经那般冷傲的态度有用多了。

    “那就有劳公公了。”

    老太监也是被钟离墨谦卑的态度完全征服,转身就朝着殿内高兴迈去。

    此刻卫芷澜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

    “父皇与母后若是因为儿臣闹不愉快那便是儿臣的错,请父皇责罚。”

    卫萧皇看着高坐之下这性子比自己还要倔强的女儿简直是没了办法。

    看着她冷得如此可怜,做父亲的哪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

    “起来吧,来人多加些炭火。”

    而卫芷澜实在是在外面跪了太久,就连脸色也都变得苍白。

    再加上怀有身孕抵御能力也就比一般人还要弱上许多。

    “不,父皇不撤回关于母后的惩罚儿臣就不起来。”

    瞧见卫芷澜的坚持,卫萧皇也只好松口。

    “好,来人传我命令,归还皇后明氏凤印继续管理后宫之事。”

    令卫芷澜都完全没有想到这句话竟然是她的父皇如此轻易就说出来的事情。

    “父皇为什么……”

    “你这孩子啊,本来父皇就是为了你大婚之前免遭那些有心之人推敲,你倒是性子太过于像朕,就是倔。”

    卫芷澜也是突然就反应过来,只不过就是她今天不来,关于自己母后的惩罚,也就都不会消除。

    总之现在大权又回到了自己的母后手中,任凭那个林氏怎么高傲也都还是看着到嘴的肉不翼而飞,越是看到这种她就越是想要看到林氏那张可恨的嘴脸。

    “父皇,这么说你只不过是演了一场戏而已?”

    “不错。”说着卫萧皇温柔的就将卫芷澜扶了起来。

    老太监也是更加明白卫萧皇有多宠溺卫芷澜这件事情根本无人能够比。

    “皇上老奴给长公主殿下热了一杯姜茶,这么凉的天气在外面跪了三个时辰可是不容易。”

    卫萧皇也是立马就着急了起来。

    “不错,快拿来给朕的澜儿喝下。”

    而此刻卫芷澜紧绷住的那根线突然就松了下来。

    这一松让她整个的都感觉完全失去了力气,两眼一黑直接倒了去。

    幸得卫萧皇眼疾手快立马的将她紧紧扶住。

    “澜儿,澜儿……”

    “长公主殿下……”

    两个人也是瞬间着急的大喊。

    外面的钟离墨听到里面的动静一时之间也是管不了那么多直接就冲了进来。

    “宣太医,快……”

    一冲进大殿便看到晕倒在地的卫芷澜,钟离墨那颗本来就悬着的心顿时间也是被刺了一刀。

    “澜儿……”

    此刻卫萧皇已经顾不了什么大统。

    “周王快,将她直接抱去太医院。”

    钟离墨其实从一进来的时候就想要这么做了,他随即二话不说的一把将卫芷澜抱了起来就朝着外面狂奔。

    此刻也正巧遇上前来的卫宁奭。

    “这……”卫宁奭看到此情此景也是担心不已。

    而卫萧皇则是迈着年老的步子紧紧跟在后面。

    卫宁奭一时之间也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先找谁了,最后情急之下他大步走向卫萧皇。

    “父皇为什么要这样对皇姐?难道她不是你的女儿吗?为什么总要对我们如此?”

    现在卫萧皇也根本没有心思搭理卫宁奭他一整个注意力也都是在卫芷澜的身上。

    “奭儿,现在先跟着你长姐,有时间朕再给你解释。”

    “父皇,永远是如此,都喜欢将事情拖到后面来做。”卫宁奭还是生平第一次敢这样对自己的父皇说话,大部分原因还是因为他看到了卫芷澜直接就爆发了。

    “卫宁奭,你说什么呢。”卫萧皇直接怒了。

    这个时候他也不再害怕了,因为该说的话也都有了开始。

    既然都开始了,那么自然也不会结束。

    “我说父皇自私,永远只考虑自己的感受,从来都不曾考虑我们的感受。”

    啪!

    然后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声音。

    空气就像暂停了一般,所有宫人也都将头立马低下不敢多看一眼。

    卫萧皇严肃并且怒气冲冲的看着卫宁奭。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逆不道了?一定是你母后教你的对吧?看来是时候需要好好教教你礼法了。”

    对于卫宁奭来说此刻最不能提及的就是明氏。

    “父皇不要什么都怪母后,母后没有错,她一直有很努力的想要配合父皇做好自己皇后的职责。可是父皇从来没有给过她一点的东西,出了什么事都是第一时间怪母后。”

    “你,你……”卫萧皇直接气到无话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