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芜 作品

第565章 我不能和他结婚

    第565章我不能和他结婚

    她疑惑的眨了眨眼,在母亲身旁坐下:“我怎么惹您生气了?”

    秦母面无表情的问她:“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怀孕了?”

    她一下子愣住了,就是怕他们知道,她才将出国的日期提前,如今还是被母亲给知道了。

    这事只有几个人知道,所以她猜到母亲是从林母那儿知道的。

    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沉默了下来。

    母亲看到她这样,便知道这事是真的。

    做为母亲,女儿怀孕她竟然还是听别人说的,这让她有点儿生气。

    她板着脸问:“怀孕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告诉妈?”

    秦徽月抿唇沉默。

    秦母又道:“既然怀孕了,那就不要出国了,把婚事办了,孩子生下来再说!”

    听到母亲说结婚的事,她一下子急了:“妈,结婚的事不急,公司都已经安排好了,我要是不去,不合适。”

    秦母的态度很坚决:“必须结婚!”

    “妈——”她心急如焚。

    刚喊了一个字,就见管家说了一句“老爷回来了”,就迎了上去。

    秦父下班回来,将外套递给管家后走到两人跟前,看到秦母的绷着脸,秦徽月的脸色微微苍白,问道:“怎么了这是?”

    秦母冲秦徽月扬了扬下巴:“你问她。”

    秦父看向女儿:“又惹你妈生气了?”

    秦徽月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是,索性没吭声。

    秦父又看向秦母,正准备说几句宽慰的话,却是见秦母对女儿道:“这件事没得商量,必须结婚!”

    她极少用这种严肃的语气跟女儿说话,秦父不禁好奇:“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秦母道:“你要做外公了。”

    秦父一愣,笑出声来,然后看向秦徽月道:“我同意你母亲说的。”

    秦徽月一脸苦恼,这可怎么办?总不能让韩献跟她假结婚吧?

    韩献连孩子都不愿意承认是他的,假结婚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见她一脸的忧愁,秦母问:“是不是韩献不愿意负责?”

    “不是。”她连忙道。

    秦母又问:“那你皱眉不展是在担心什么?”

    她不能再给韩献带来麻烦,思忖了一下道:“我不能和他结婚。”

    秦母瞪她:“为什么?”

    她闭了闭眼,索性坦白:“孩子不是他的。”

    “什么?!”秦母声音拔高了起分,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激动的,霍然站了起来。

    秦父也是一脸的惊愕,之后又皱起了眉头。

    一向温雅端庄的秦母,没了往日的优雅,气急败坏的道:“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韩献知道吗?”

    她点了点头:“知道。”

    不仅秦母,连秦父都懵了。

    秦母深吸了一口气,将胸口的怒气压了下去:“你们是不是分手了?”

    如今只能和韩献撇清关系,她点了点头。

    秦母感觉到血液逆流而上,气的差点没站稳。

    她扶着沙发坐下,抚着脑袋,秦父将桌上的茶递给她。

    秦父看着她问:“孩子是谁的?”

    这个肯定不能说实话,要是说了是林晟的,那爸妈肯定会让林晟娶她。

    她咬着唇没说话。

    等了半晌都不见她吭声,秦父没了耐心,声音沉沉地道:“说话!”

    她仍旧不语,唇瓣被她咬的发白。

    无论秦父秦母如何逼问,她就是不开口。

    最后被逼急了,她低声道:“爸妈,你们别问了,你们就当这个孩子他没有爸爸。”

    秦母气的胸口一阵阵的疼,秦也是一脸的铁青。

    秦母缓了缓,对管家下令:“她若不说,晚上不许她吃饭!”

    管家想帮秦徽月说好话,可看到秦父和秦母的脸色一个比一个差,也不敢贸然开口。

    秦父秦母知道她怀孕了,自然不可能再让她出国,还将她关了起来。

    好在没有没收她的手机,她给宋千媞和钟秋窈分别打了个电话,让她们别去机场送她,她去不了了。

    —

    —

    今天是秦徽月出国的日期,林晟请了一天假,特意去机场送她。

    他来的挺早的,比秦徽月所乘的航班早到了一个小时。

    因为他这张脸太惹人注目,所以他没有下车,在车上等着。

    而且他只是想悄悄的送她,没打算出现在她面前。

    他左等右等都不见秦徽月,倒是看到了林豫。

    林豫也是来送秦徽月的,他认出了林晟的车,走近拉开车门坐进车里。

    兄弟两人心照不宣,都知道两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机场,所以没有问彼此。

    他们一直等到秦徽月所乘的飞机起飞了,都没等到秦徽月。

    林豫以为是机场的人太多,他们没有看到她,她已经走了,心里很是遗憾。

    兄弟两人坐在车里默默无语。

    过了许久,林豫低声问她:“你还会等她吗?”

    林晟知道,他问的这个等,指的是他会不会等她从国外回来。

    他哑着声音道:“她已经怀孕了,就算等到地老天荒,我也没机会了。”

    林豫错愕,秦徽月怀孕的事,他并不知道。

    “那韩献怎么就放心她一个人去国外?”

    “谁知道呢。”林晟唇角微弯,带着几分自嘲。

    —

    —

    为了让秦徽月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秦母是想尽了各种办法。

    每天让管家给她送饭时,都会问一句她有没有想通,愿不愿意说,说出那个男人是谁才准许她出门。

    可她怎么也不愿意说,每天在房间里不是看书就是晒太阳。

    她卧室的阳台上正好放着一张吊篮藤椅,躺在上面晒太阳贼舒服。

    除了当天晚上没给她吃饭以外,之后都是将饭菜送到她房间。

    第三天的时候,她看书看困了,准备眯一会儿,门外响起敲门声。

    她以为又是佣人送水什么的,就坐着没动。

    卧室门被推开,进来的是林母。

    林母是秦母叫来劝她的,可不管林母怎么问,她仍旧是不松口。

    跟她磨了大半个小时,最后林母也只能无奈的走了。

    秦母知道她和宋千媞关系好,找到了千妮娅,问宋千媞她肚子的孩子是谁的。

    宋千媞自然不会告诉她,笑着回了一句“不知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