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笔泼墨 作品

第五百三十七章、行事低调、以和为贵

    第五百三十七章、行事低调、以和为贵

    古泠泠和庄晓镜脸上都带着一丝隐晦的诧异之色,她们还是头一回见夏仪韵对一个男子这般热衷上心,心中不由觉得很是有趣。

    陈独笑也不例外,今日的夏仪韵确实有些反常,换作平日,后者可是连说话都不太喜欢的样子,总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独处。

    “这小子究竟有什么魅力?”陈独笑脸色古怪的扫了眼陆风,心中隐隐有些羡慕。

    陆风最终应了夏仪韵的要求,有青岭剑派的人带路,他也省去了不少麻烦。

    “我也要去。”

    “我也去。”

    古泠泠和庄晓镜几乎在同一时间脱口而出,二人除了对陆风拜访剑派有兴趣外,她们还想看看夏仪韵究竟想做些什么,何以这般古里古怪反常的模样。

    “这会不会不太好?”陆风瞧见一下子多出三人都要跟随自己,隐隐似乎觉得有些不便。

    “有啥好不好的,”古泠泠娇哼道:“这可是我们的地盘。”

    “师妹说得对,”庄晓镜微笑道:“在自己门内走动,没什么不妥的,反倒是放你和仪韵两人同行,恐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陆风暗觉是有几分道理,只好应下,目光看向陈独笑,“那你呢?一起?”

    陈独笑心中虽万般想一同前往看个究竟,但碍于面子,倔强的摆出了一副不感兴趣的模样,“有这功夫,我倒不如多练练剑法。”

    狄玉瑚见陆风带着夏仪韵等人转身要走,出声嘱咐道:“以和为贵,别惹出事端来。”

    古泠泠大咧咧的回道:“在自己门内,出不了啥事~”

    狄玉瑚目光看向陆风,她并没有在意古泠泠,以后者的实力确实出不了什么大事,但陆风却不然。

    对于这位自己完全看不透的青年,她总觉得有些不太安心。

    陆风温和一笑,“堂主放心,我行事向来低调,定以和为贵。”

    古泠泠一愣,脑海中莫名回忆起当初在黑风镇上的种种,想到陆风灭杀骷煞王,剿灭黑魔宫等诸多行径……

    哪有半分低调?

    哪有丝毫以和为贵?

    ……

    在古泠泠的带路下,众人来到各大剑派的院落休息区。

    一路上,夏仪韵多次想要开口,却都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每一次都被古泠泠截断了话语。

    她还是头一回见古泠泠这般,竟会有那么多的问题询问,从剑招剑术、到对战手段等等,问了一大堆。

    “前面就是锥心剑派所在的院落了,”古泠泠抬手指了指前方。

    “似乎没人啊?”庄晓镜诧异的看了眼,瞧见院落中空荡荡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古泠泠想了想,猜测道:“兴许是见我们剑派景色宜人,四处观赏去了吧,我们进院中等他们。”

    众人走进院落,于一处石亭内坐了下来。

    夏仪韵终是找到机会,取出收藏在纳具中的一根箭羽,朝陆风询问道:“陆师兄,不知这箭羽你可曾见过?”

    庄晓镜惊了一下,“这不是昨日救我的那支长箭吗?你怎么给带回来了。”

    古泠泠眼前一亮,抢先从夏仪韵手中拿起了箭羽,打量了一眼,朝陆风出示道:“陆大哥,这箭羽同你当初在黑风镇时用的好像一模一样啊。”

    见被古泠泠道破,陆风收回了箭羽。

    夏仪韵脸色顿时一喜,道:“陆师兄~你也修习弓箭之道?”

    古泠泠娇笑抢答道:“陆大哥的箭术可厉害着呢,师姐你不知道,那日在黑风镇上,陆大哥瞬间射杀百人的场景,实在太惊骇太帅气了。”

    “瞬间射杀百人?”夏仪韵猛地站起了身,目光看向陆风带着几分询问之意,她根本想象不了那是何等的箭技,才能在顷刻间射杀百人,心中暗暗以为是古泠泠在胡言乱语。

    “没那么夸张,”陆风淡淡一笑。

    夏仪韵暗暗松了口气。

    “顶多七八十人,”陆风纠正道。

    夏仪韵刚回坐一半的身子陡然僵住,神色震惊,当即再次起身,恭敬的站到了陆风跟前。

    庄晓镜此时也不再安坐,同样起身来到了陆风跟前。

    二女不约而同的齐齐弯腰,突兀的朝陆风深深拜了一下。

    “恩?”

    古泠泠诧异的看着这一幕。

    低着头的夏仪韵同样面露惊疑,心中暗想:“庄师姐莫不是也要求学箭术?”

    思虑间,却听庄晓镜诚挚的出声:“多谢陆……陆师兄昨日的救命之情。”

    庄晓镜并不清楚陆风的具体年纪,出于敬重和感激,称呼了一声师兄。

    实则,陆风的年龄要比之陈独笑和庄晓镜都要小上两三岁。

    夏仪韵闻言,知道庄晓镜同自己意向并不相同后,暗暗松了口气,同样诚恳的开口道:“陆师兄~可否传授我一些箭术。”

    远处,一名神态慵懒的男子正缓缓走进院落,突然整个人惊滞在了原地,满目的不可思议,如同见鬼一般。

    堂堂青岭剑派的两大美人,此刻竟然同时向一名平平无奇的男子躬身行礼?

    这究竟怎么回事?

    莫不是受到了那人的威胁?

    “夏师妹,”男子快步走近石亭,关切的看向夏仪韵,“师妹可是受到了什么胁迫?”

    对男子而言,这是他所能想到的,也是最有可能解释眼前情形的理由了。

    男子一把扣向已经站起身的陆风,想询问一二,若真是欺负了他的梦中情人,那他绝不会手软。

    陆风轻松躲过男子的一爪,眉头一皱,不解眼前这瘦弱男子,从何而来这般敌意。

    陆风不躲还好,这一躲直接激怒了本就急躁状态下的男子。

    倏~

    长剑出鞘。

    男子不由分说的直接攻向了陆风,本着为夏仪韵出头的‘英雄壮举’。

    五行四气境。

    锥心剑法。

    陆风轻松避开男子的攻势,同时也认出了男子的身份,应该是锥心剑派此行出战的人员之一。

    闪身来到院中更为空旷一些的地方,陆风手中握着先前夏仪韵递来的箭羽,轻松抵挡着池峡促刺来的长剑。

    以陆风的实力,若是真想动手,顷刻间便能将对方拿下,但此刻却起了别样的心思,祛邪灵眸悄然运转,探查着池峡促体内灵气的运行。

    一招一式间,灵气运转的轨迹窥探的一清二楚。

    “同预料的差不多,”一番‘陪练’之后,陆风心中进一步确定了自己白天从厉未匀身上看出的剑路。

    古泠泠三人站在石亭中看着二人的战斗,原先打算出声制止的夏仪韵也是被庄晓镜拦了下来。

    “陆师兄好似在故意试探那人的剑法,”庄晓镜轻声说出了自己的猜疑,同时对陆风的实力再次不由高看了几分,像这般‘戏耍’引对手出招,她自问绝对做不到如此轻松。

    古泠泠二人闻言尽皆沉下心观望起来。

    越看,三人越是心惊。

    院落中,陆风好似逗小孩一般引着池峡促不断的出招、变招,短短功夫已是施展了大半锥心剑法。

    池峡促此刻满头大汗,心中万分惊骇,比起替夏仪韵出头,他此刻更为忌惮的是陆风的古怪。

    分明只有五行三气境,论实力还逊着自己一筹,但自己施展的锥心剑法,从头到尾似乎都被对方压制的死死的,不管如何变招,都挣不开那不起眼的箭羽,恍惚间似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所掌控了一般。

    要说对手用长剑打出这般压制也就罢了,可对方用的分明是一截比长剑还要短许多的箭羽,甚至连握把都没有。

    此般‘兵刃’居然还能发挥这般威势!

    没人能体会得到,此刻池峡促心中所受的打击有多大。

    打斗得正火热时,陆风突然感受到院落外几道气息正在快速靠近,当下停止了继续试探,手中箭羽轻描淡写的随意一挥,精准的透过池峡促的剑锋,落在了后者右臂肩颈处。

    呲~

    池峡促忍痛哼了一声,低头看去,见自己肩颈处明明疼痛异常,但却并未被箭羽插中,不由一愣。

    四处寻找,在一侧地面上瞧见了一支没了箭头的箭羽。

    这是……

    他还手下留情了?

    池峡促大惊失色,捂着疼痛肩颈处的手掌不由停顿了一下,仔细回忆起方才那一击的位置。

    “是肩泉穴!”

    池峡促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心有余悸。

    若是方才那一击,对方没有留情,那么自己的这条胳膊恐怕就废了,不说再也使不出力气,但至少想再施展锥心剑法是不可能了。

    感受到陆风的善意行径后,池峡促面露羞愧,一时间甚至不敢抬头对视。

    早已乱做一团的心,此刻更是如山洪倾泻。

    院门口,厉未匀等人齐齐站立着,先前陆风随意一挥轻松击败池峡促的情形,正好被他们捕捉了下来。

    “怎么回事?”厉未匀回过神,快步来到院中。

    身后紧随而进的除了几名锥心剑派的弟子外,还有着一名穿着赤色长衫的男子,看打扮显然并非同门。

    古泠泠看着厉未匀带人声势浩荡的闯入院落,不由嘴角一抽,偷偷瞥了眼陆风。

    有时候真是想低调都难。

    就算想以和为贵,可耐不住人家不由分说的动手啊。

    关键……动手还没打过。

    可有够憋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