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生 作品

第721章 茶言茶语

    柳袅娜眼睛里满是震惊,她倒是没想到她能给自己整这一出来,再说了,她身边也不缺人伺候啊。

    “你快起来,这样像什么话?”

    殷梨直摇头,跪着朝着她挪了两步,哭的稀里哗啦的,引来四周的人纷纷驻足评判。

    “夫人,请夫人收留我,求求夫人了。”

    柳袅娜在她朝着前面挪动的时候,她就不自觉的朝后退,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样,付容怕她摔跤,急忙扶着她的胳膊,正好她可以把自己胳膊放在他身上,可以缓解自己的压力。

    “她怎可如此?”

    付容看着地上的殷梨,刚才因为她是忠良之后那点同情心已经被消耗殆尽了。

    “没事,我们不管她,先走。”

    殷梨这段时间来混迹市井之中,自然也知道百姓最喜欢的是什么,那就是看热闹!只要有人帮她一起朝着柳袅娜施加压力,她就不相信她不收留自己。

    只要自己到了她身边去,就有机会经常见过镇北侯了,现在他的夫人怀孕了,自是不能伺候他,凭借她的容貌,心思和手腕,怎么可能拿不下一个男人?

    等以后她成功拿下这个男人了,再花心思对付他夫人,那岂不是镇北侯府的后院就是她的天下了?她依然可以享受荣华富贵,想想就觉得开心。

    不过目前,她还是得好好演好这场戏才行。

    付容和柳袅娜倒是想走,但四周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硬是挤着也挤不出去,付容耐心耗尽,就想拔出腰间的刀来解决。

    “滚开!”

    柳袅娜不想看到付容这样,扶着他的胳膊对他摇摇头,这里都是普通百姓,一旦他拔刀见血,怕是不好收场。

    “侯爷,你冷静,我来处理!”

    现在的柳袅娜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任人欺负的柳家二小姐了,经历过柳娉婷的事件之后,她早已经学会自己独立应对是非。

    她的本意是这里毕竟是渤海城,她也不想给定王和秦艽惹麻烦,等先收了殷梨,然后带她回去再说。

    将底下这一幕尽收眼底的还有正在对面楼上喝茶的秦艽,她最近都在城中转悠,好研究下加强城墙防御,却没想到居然看了出好戏。

    葛峰和名扬奉命陪着王妃,好在王妃提出什么意见的时候,计时让人去改进,毕竟这可是关于大家小命的良心忠告。

    葛峰显然是认识殷梨的,小声在王妃身边说着之前王妃中毒的事情,八成和她脱不了干系。

    秦艽皱了皱眉头,脸上带着冷意,就她这样的段位,顾九霄根本就看不上的好不好?

    “她叫你们家王爷九霄哥哥?我还真不知道你们王爷什么时候有这么个好妹妹了。”

    葛峰很想为自己王爷叫声冤枉,殷梨的父亲当初他也认识,并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也算是带着王爷从军的指路人,王爷只是不想把事情做绝了。

    “王爷并没有承认,王妃不在这段时间,王爷可是很守身如玉的。”

    秦艽看了他一眼,葛峰不愧是顾九霄的心腹,在任何时候都想着为他们家王爷说话。

    葛峰的视线随时都盯着底下,发现他们越吵越僵,镇北侯的那位夫人已经快要被道德绑架,不得不收了殷梨了。

    “王妃,你不过去看看?”

    秦艽点头,过去肯定是过去的,但是她好久没见到袅娜了,想看看她如何处理这种事情。

    “等好戏演的差不多,我们再粉墨登场就行。”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还是被这个女人给忽悠了,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镇北侯倒是把她保护的很好。

    “那就去看看吧,正好我也想会会你们王爷的这位好妹妹,看着挺绿的,就不知道她的茶言茶语能达到几级呢。”

    葛峰最近经常跟王妃混,也就习惯了王妃时不时蹦跶出来的新鲜词语,这个茶言茶语正好他也知道,不得不说,这个词挺适合殷梨的。

    以前吧,在军营的时候,他就觉得殷梨这个女人不行,整天竟想一些旁门左道,本来还有个副将喜欢她的,她瞧不上人家,也不和那个副将直说,一边吊着副将,一边勾搭另外一个将军,结果鸡飞蛋打,将军家夫人发现了,要整死她,副将求情救了她,她倒好,压根就瞧不上副将,直接把副将给踹了,去攀更高的枝头了,可真是心比天高啊!

    他的心思看着旁边的名扬,语重心长的说到:“名扬,以后这种女人一定要远离知道吗?”

    要是让他跟这样的女人在一起,他还不如一辈子单身好了,哪怕带着名扬两个人混混日子,也会比和她过的强。

    殷梨是真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人这么嫌弃,她还在尽职尽责的演好一个柔弱女子,等着柳袅娜心软,带她离开。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人喊一句。

    “定王妃到!”

    所有的百姓纷纷退后,她让了一条路来,她就在众人瞩目当中,粉墨登场了。

    柳袅娜看到真的是秦艽的时候,也不管镇北侯,一下子扑到秦艽的怀中,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她真的好想她。

    “小艽,你能平安归来,真是太好了。”

    镇北侯在她身后看着的那叫一个提心吊胆的,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吗?动作那么大,伤到孩子怎么办?

    “你慢点,定王妃她在这里,又跑不了。”

    秦艽好笑的拍了拍柳袅娜的肩膀,她能感知到她肚子里是有孩子的,想到她终于苦尽甘来,寻得两人,还是很替她开心。

    “镇北侯说的对,都是要当娘的人了,要稳重些。”

    付容是个好的,袅娜也越来越厉害,但是对付面前这个女人,确是欠了点火候的。

    她本意是想让袅娜自己处理,也算是给她一个成长的机会,但是发现她怀孕之后,这个想法就变了。

    人啊,一旦有了孩子就容易心软,再说这个殷梨颇有手段,如果她对袅娜和她的孩子做了点什么,到时候哪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这样的学费太昂贵,她不希望袅娜这样长大,反正有镇北侯和她护着,天真就天真些吧,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