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苏 作品

第二千六百一十二章 轩辕晟的计划

    “灵魔合作,共诛天道。”

    安静。

    大家都没有说话。

    许久都只有轩辕晟敲着扇子的声音,扇子带起了微风,让凉亭变得更凉快了。

    流域无聊地转杯子玩,司天韵对此只是轻摇了摇头,流域见状就把杯子扔到他手边去了。

    司天韵抬手接住,无奈地摇头,“别闹。”

    流域却似上瘾了,一个扔过一个。

    直到一个杯子砸在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吸引了大家看来,流域才冲司天韵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无声地说着——我赢了。

    众人嘴角一抽:“……”

    幼稚。

    大幼稚。

    轩辕晟慢悠悠地说:“让我们考虑一下。”

    白羽含笑道:“不着急,我们还有时间的。”

    至少在这一时半会,天道还不敢做出什么来。不过白羽也不得不提醒白凌,“你的神劫,最好先别渡。”

    白凌挑眉。

    容九若有所思地道,“你们的消息情报,是不是来得太详细了。”

    白羽没有否认,轻声说:“戎罗很关心你们。”

    众人视线唰地看向了戎罗,戎罗无辜地坐在栏杆上,“我只是喜欢你们岛上的美食。”

    闭嘴吧少年。

    白羽又问了一声,“白衣,离开了吗?”

    容九轻点了下头。

    “这样……”白羽陷入了沉吟,又轻叹一声:“其实这个时候,落单不是什么好事,但如果是他,也不算特别坏的事。”

    “这是什么意思?”容九敏锐地捕捉到里头的信息,“那东西会先对白衣出手?”

    “也许,可能。不过……”白羽笑笑,“那是白衣。”

    戎罗咬碎了几块酥糖,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含糊不清地重复着:“那可是白衣,有什么好担心。”

    容九听了这话,也不知道是该为白衣笑还是该为他哭。

    是啊。

    如果落单的那个人是白衣,应该是没什么可担心的,可难道就因为他强,就可以忽略他吗?

    对于白衣,容九依旧挂念着,惦记着他的安危与去向。

    会议散去,可大家都把这件事放在了心上。

    这一晚上,接风宴没吃到,众人倒是都集体失眠了,容九跟白凌出来散步时,轩辕晟也在。

    三人面对面,容九狐疑地看了一眼白凌,又瞧向了轩辕晟:“轩辕太子这是跟人约好了吗?半夜浅酌。”

    白凌淡淡道:“我没约他。”

    轩辕晟接话,“那就是默契了。”

    “看来是了。”

    没从两人脸上看出异样来,容九自来熟地入席,看着桌上的三两小菜,容九想,看来真是巧合。

    菜轩辕晟已经动过了。

    轩辕晟摆手叫人把菜换下去,上了新的。

    连酒杯都多了两个。

    “我在想今天白羽的话,”轩辕晟倒是比容九跟白凌还是要直接,开门见山地打开了话题,“他说的有道理。”

    “合作诛天?”容九眉头一挑,反问道。

    轩辕晟被气笑,“不是这个。”

    轩辕晟等着白凌接话,可白凌拿了酒杯就没搭理他,白凌今天见了流域,从流域那儿得到了灵感。

    起了一个分身念头,这是一具跟流域一样的试炼分身,现在这分身还在习惯当中。

    总以元神体晃荡,确实太过不方便。

    虽然轩辕晟跟容九他们都能看到自己,可一些修为弱的人,却瞧不见自己。

    总让他们觉得阿九跟空气自言自语,可不好。

    轩辕晟也不生气,他早就习惯白凌的性子,点了点桌子,说:“统一空灵海的各大灵族,团结灵族。”

    “圣族跟圣山都没能做到的事,你觉得我们可能吗?”容九也在考虑这件事。

    然而实际难度,太大。

    轩辕晟笑道:“所以,要想办法。”

    “什么办法呢……”容九也在沉思。

    “办法总比困难多,经过燕归一役之后,如今容岛的声望达到了空前绝后的鼎盛,如果这个时候是你跟阿凌站出来,撑起自然灵族,成为新皇,未必不可。”

    “荒火跟战向阳都会站在你们这一面。”

    容九端到唇部的酒都感觉不香了,她放下酒杯,轻声说:“太子殿下,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责任越大,压力越大。我跟阿凌,只想带大连城,当一个皇帝,我们并没有想过。”

    她能当好一个城主,但不代表她能当好一个皇帝,这其中要牵涉的势力跟问题太多了。

    容九跟白凌都没有兴趣。

    “可是这个世间不允许。”轩辕晟无情地打断了容九的遐想,“我认可你这句话容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们逃不掉的。”

    容九不说话。

    轩辕晟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子,“如果不想让自然灵族出头,那就只有另一个办法了。”

    “什么办法。”

    “成立帝级联盟,直接统辖空灵海各族。”

    容九愣住,她下意识地望向了白凌,这法子……

    白凌默不吭声,低头喝酒。

    “怎么了?”轩辕晟问向了容九。

    容九摇头,心道,这两个人不愧是一起长大的,想到了一起,这个方法阿凌跟她提过。

    既然一个人不行,那就多几个人。

    他们管好自己的容岛,而其他的……让其他灵帝来。虽然就是很明显的推卸责任的做法。

    但容九想想,也确实比较合适。

    他们不擅长的东西,总有其他人擅长,一群人做总比一个人做好。

    轩辕晟显然也想到了这一面,他把自己的计划细细说来,越说眼睛越明亮。

    容九听着他的计划,不由笑了起来,“太子殿下,都已经想好了吧。”

    轩辕晟垂眸轻笑,“刚想好,我还要再跟阿凌讨论一下。”

    一直在旁边听着的白凌,闻声道:“我没意见。”

    “那你占一个名额?”轩辕晟挑眉问。

    “可以。”

    难得两个人之间有如此沟通顺利的时候,轩辕晟轻声感叹,“这时间真能改变很多东西。”

    白凌嗯了一声,如果是十年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会跟轩辕晟坐在一起喝酒。

    不杀起来就不错了。

    轩辕晟亦是。

    容九笑看着他们,低头抿酒,轩辕晟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容九,你也跑不掉。”

    容九一怔,“我?”

    “是,”轩辕晟扬眉道:“白容双帝,我都替你们想好了。”

    容九沉默,“你的名字还能起得更难听一点吗?”

    轩辕晟:“能。”

    “……”

    ……

    翌日。

    轩辕晟拎了一瓶好酒跟一筐杏子去找了流域,流域见他上门,就知道这个人没安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