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天月 作品

第60章 鬼王的杀意

    按照张小凡的说法,在他下山之后,稀里糊涂的遇到了一个行脚僧人,并前往天音寺做客。天音寺之人听闻张小凡是青云弟子,很是热情,就连普泓大师都抽空见过他一面,甚至炼制的烧火棍也有天音寺的帮助。

    在之后他独自上路,听闻东海流波山正道聚集,他便赶过来助师门一臂之力。

    刘青河静静听着,知道事实并不像张小凡说的那样美好。

    估计张小凡原本是去天音寺寻仇,然后又被普泓上人所感化,放下了恩怨。

    真正的张小凡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的人啊。

    看着张小凡如今平和宁静的模样,刘青河心道这样也好。

    虽然比起原时空,张小凡的人生少了许多波澜,但这也许正是他所追求的生活。

    张小凡讲完,看向刘青河欲言又止,刘青河摆手道:“如今魔道正酝酿阴谋,我先去找苍松师伯谈谈接下来的行动,小凡,咱们晚上吃完饭再说。”

    见张小凡点头,刘青河迈步往苍松所在山洞走去。

    一路前行,不少同门对刘青河都很是和善,就连龙首峰弟子眼中都含有敬佩。

    让刘青河惊奇的是,守在洞外的龙首峰弟子竟然是七脉会武时,自己的第一个对手。

    在脑海中搜索出这位师兄的姓名,刘青河见礼道:“陈山师兄,我有要事寻找苍松师伯。”

    见刘青河如此和气,陈山还礼道:“好,刘师弟稍等,容我去禀报首座。”

    没过多久,刘青河进入山洞,见到了正襟危坐在一方石床上的苍松道人。

    看到刘青河,苍松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问道:“不知师侄到此寻我,可有何要事?”

    刘青河道:“苍松师伯,此番晚辈前来,是想问一问,通天峰后山可是有什么隐居的长老前辈之类的高手么?”

    苍松想了想,道:“通天峰后山乃是祖师祠堂,哪会有人在那里。况且通天峰的长老都在龙首峰前山颐养天年,指点晚辈,怎可能会住在后山?”

    刘青河脸上有恍然之色,疑惑道:“可是七脉会武之时,晚辈确实感觉到后山有人用气机锁定了我,气势宏大,绝对不输于我师父啊。”

    听到刘青河话,苍松眉头一皱,开始沉思起来。

    原本苍松还以为刘青河说的是无用之事,可现在一看,恐怕是掌门道玄在暗中积蓄力量?这对自己的计划可就很不利了。

    而且最让苍松在意的是,一个不弱于田不易的高手,在青云门算是屈指可数,每一人都是有名有姓,没有隐藏行踪的。

    除了……

    苍松面色激动,双手紧握,忽然从石床上站了起来,负手在石床前几度徘徊。

    随后又颓然的摇了摇头,当年那人早就被杀了。

    不可能是他。

    忽然,苍松看向刘青河,眼中有奇异的光芒闪过,随后气势陡然放开,直接锁定了刘青河。

    雄浑厚重的气势扑面而来,透骨的杀意让刘青河瞳孔猛然一缩,右手已然按住了长虹剑剑柄。

    然而苍松的气势只是一闪而过,瞬间恢复了平静,变成了往日那个不苟言笑的老道士。

    “你感受到的那股气机,可是这个?”

    刘青河皱了皱眉,斟酌道:“很相似,但其中的战意反倒躲过杀意。”

    苍松目光一凝,负于身后大袖的手掌再次紧握,战意……当年那人打起架来,也是战意充盈呢。

    思虑半晌,苍松才想起刘青河还在这里,挥手赶人。

    “此事我已经知晓,今后自有决断,你且回去吧。”

    等刘青河离去,苍松眼中闪烁着复杂难明的光芒,良久才呼出一口气,用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喃喃道:

    “到底是不是你呢?”

    “万师兄……”

    ……

    当刘青河离开苍松的山洞不到一个时辰,苍松便主动前往了田不易所在的山洞,与其商量返回青云门的事。

    田不易自然点头同意,只是看向刘青河的眼神格外怪异。

    以他活了三百多年的见识,还真没见过能让苍松这个老顽固改变念头的法子。

    没过一阵,青云门、天音寺、焚香谷以及一些小门小派的精英都被苍松和田不易聚集起来。

    山洞外的空地上,苍松将魔教正积蓄力量试图偷袭正道的猜想说出,引得众人皆心惊不已。

    随后他又提出暂且回归山门的建议,众人自然大为赞同。

    也就在众人收拾行装的时候,树林中传来了好几道猖狂的笑声。

    “哈哈哈哈,你们既然来都来了,现在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一个矮小的身影带着一大群魔道弟子从树林里走出,看向场中的众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苍松狗道,你爷爷来讨债来了!”

    苍松看着那矮小的身影,不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你这胆小鼠辈,怎么,找到同类之后终于敢现身了么?”

    直到走出树荫,众人才发现,这人竟然是一个侏儒。

    另外几个方向,也有人带着魔教弟子现身,一个个面容苍老,但眼神却一个比一个凶恶。

    “青云门的老狗小狗,来的可不止是百毒子那个矮子,我们也来啦!”

    看清楚魔教带队的人,田不易眉头大皱,对大竹峰的几人低声道:“百毒子、吸血老妖、端木老祖……这些都是当年的魔教余孽,如今竟然全都聚到了这里,看来我们的决定还是晚了些。”

    说话时,田不易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以这些魔教人的声势,这次只怕会有不少弟子殒命于此了。

    远处的天空上,数十道人影飞来,落在一颗大树顶端,为首之人就是此前在空桑山偷袭刘青河的鬼王。

    在鬼王身后,站着碧瑶、一位白面书生以及蒙面黑裙的幽姬,在他们更后面,则是衣服上绣有骷髅头的鬼王宗弟子。

    鬼王宗人的排场不小,一出场就引得全场注目,鬼王大袖飘然,负手而立,面色平静,语气悠然道:“青云门的刘青河小友可在?”

    仿佛是在和一个忘年交打招呼。

    见鬼王来者不善,人群中的田灵儿不由握住刘青河的手,一脸担忧。

    刘青河拍了拍田灵儿,朗声道:“鬼王,我们又见面了啊,上次你不要脸偷袭我的债,该还了。”

    闻言,碧瑶当先发作,恨声道:“你才不……”

    鬼王伸手制止碧瑶,面色如故,道:“今天我魔道来了不少人,刘青河,这次你又有几分把握逃出去呢?”

    鬼王毫不掩饰的杀意让众人一惊,无论正道魔道都用震惊的眼神看着刘青河。

    龟龟,这年轻人是干了什么事情啊!

    竟然能让一代鬼王恨成这样。

    害,或许要挥刀自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