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十二江陵 作品

第1895章 绿色

    ???

    孙霸天还想继续发展,还想在明月山庄立足!

    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十七名武师被装进棺材!

    真要是那样,无疑会让他身败名裂!

    可眼下,似乎又没有别的办法。

    “谁在闹事!”

    忽然间,一道声音传来。

    紧接着。

    十几名剑修从天而降,落在孙霸天面前。

    看着地上的尸体,还有破碎的灵堂。

    剑修统领警惕的拔出武器,指向丧狗:“你们是谁!竟敢来明月山庄闹事!”

    晚些时候他们巡逻,发现街上满是纸钱。

    甚至还有剑修听到唢呐声。

    很奇怪。

    深更半夜,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事?

    沿着纸钱追踪,他们发现纸钱到孙霸天豪宅的位置便消失不见。

    于是便追了进来。

    门口那具尸体,更加让他们意识到事情严重性。

    等来到庭院里,正好看到刚才那一幕。

    “统领!”

    孙霸天一眼认出这名剑修统领,赶忙指着丧狗,愤怒的吼道:“他们闯入我家,杀了我的武师,还把我儿子尸体给打烂!这件事要是传出去,山庄声誉不保!请您做主啊!”

    剑修的出现,远在他意料之外。

    他还以为剑修畏惧丧葬联盟不敢出手。

    可现在,孙霸天的底气回来了。

    一名剑修统领带着十几名剑修,绝对的超强战力!

    在明月山庄这样闹事,死路一条!

    根本不需要报告庄主,可以先斩后奏!

    孙霸天在说的时候,特意强调山庄声誉,这是在施压!

    给剑修们施压!

    “你们是哪的人!敢在山庄放肆!”

    果不其然,剑修统领听完,神色变的凝重起来。

    山庄能有今天,靠的全是声誉。

    正因为山庄名声在外,才有那样多的人贸然来到这。

    缔造出盛世。

    眼下,一伙人闯到本地富豪家中,杀人越货,要是不能妥善处理,山庄的声誉肯定要被损害!

    这是毁灭性打击!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丧葬联盟送葬人,丧狗!”

    丧狗拍了拍胸脯,饶有兴趣的指着孙霸天:“老头,跟我玩心眼?你废了。”

    孙霸天一改之前温和的态度,异常强硬的冷笑道:“秃子,你还以为自己能蹦跶多久?想要钱?好,等你死了,我烧给你!”

    说完,他沉着脸。

    “你们这群饭桶,现在有剑修撑腰,还跪着吗!”

    这一声怒骂,才让武师们反应过来。

    在明月山庄,剑修是最强的力量,给他们无可比拟的安全感。

    只要有剑修在,人便会安全。

    现在剑修统领领着一群剑修前来,武师们在听到孙霸天的话后,迅速站起身。

    一个个面带怒意。

    “帮着剑修大人执法!谁要是不出力,明天就给我滚出去!”

    孙霸天想起这群孙子跪在地上求饶的画面,心里愤怒到极点:“我倒要看看,把你们开除了,这明月山庄谁敢要你们!”

    被他这样一说,武师们心脏猛颤!

    工作一旦丢了,可真就是完蛋了。

    几大武馆并不存在竞争,反而相互联合,压榨他们。

    一旦孙霸天将他们扫地出门,明月山庄还真没有人愿意接手。

    “丧狗,你在明月山庄杀人越货,犯了死罪!今天,我代表山庄将你处决!”

    剑修统领轻喝一声,领着人瞬间冲过去!

    “想杀我?你还差点火候!”

    丧狗不退反进,双手凌空一拍!

    啪!

    空手夺白刃!

    长剑被丧狗死死按住,没办法前进分毫!

    “庄主到!”

    忽然间,外面冲过来一名剑修。

    “好!真好!”

    孙霸天激动的鼓起掌。

    看来,庄主要亲自出面解决这群废物。

    “庄主,您要为我做主啊!”

    孙霸天立刻开始哭诉。

    剑修们也纷纷退回去,等着庄主做决定。

    “抱歉,来迟了。”

    庄友道满头大汗。

    “不迟,您来的正是时候。”孙霸天内心狂喜,看来今天这事,要更加严重。

    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庄友道来到剑修总管身边,摆了摆手。

    “撤!”

    “撤?”

    不光剑修统领懵了,就连孙霸天也懵了。

    什么情况?

    “这位就是丧狗兄弟吧,幸会!”

    庄友道走到丧狗面前,尴笑道:“今晚的事情,是你们私事,我不打扰。”

    十分钟前,他接到老祖电话,要求不得与丧葬联盟起冲突。

    刚接电话的时候,庄友道还纳闷,自己好端端的,为何要与丧葬联盟产生冲突?

    老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丧葬联盟的教皇,和自己有交情,千万别得罪丧葬联盟的人。

    紧接着,门外便传来消息,说丧葬联盟入城,剑修统领过去查看。

    庄友道掀开被子,提上裤子,慌张穿好衣服,便赶到这里。

    幸好,还没打起来。

    “庄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孙霸天心里一沉,感觉全身力气都被抽空:“今天这事要是传出去,山庄名誉尽毁,您要三思啊!”

    这话说完,剑修们也都看向庄友道。

    山庄能有今天,靠的全是声誉。

    要是坐视不理,声誉彻底完了。

    公信度严重损毁!

    “老弟啊,今天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真要是传出去,那也是你说的啊?”

    庄友道走到孙霸天面前,拍了拍他肩膀:“老弟,你会害我吗?”

    “这……”孙霸天懵了。

    “所以,只要你不说,外面谁能知道?”庄友道安慰一句:“丧葬联盟要的是钱,只要钱给到位,保准没事。”

    说完,他走到丧狗面前,用商量的语气问道:“丧狗兄弟,我只是提个建议,咱们和气生财。”

    最大限度的,庄友道要稳住双方。

    场面不能太难看。

    “好说!”

    丧狗满是血的大手,直接按在庄友道脸上,将其一把推开。

    随后,大步走到孙霸天面前。

    “老兄,五百亿,你买走十七口棺材!”

    他伸出五个沾满鲜血的手指,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

    “五百亿?”孙霸天惊呼出声。

    妈的!

    你当这是冥币呢?

    扑通!

    那些武师整整齐齐,再次跪下!

    “能不能……”孙霸天心凉透了。

    “不能!”丧狗板着脸:“你死了,钱连废纸都不是!你的小老婆拿着你的钱,陪别的男人睡,在你的床上缠绵,在你的遗照前亲热!你坟头的草,绿油油!就他妈连骨灰盒都是绿的!你觉得,钱还重要吗?”

    “成!”

    最后一句话,直接刺激了孙霸天神经。“我还有个要求,帮我杀个人!我儿子的仇人!能不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