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 作品

第63章:金算盘:你们兄弟在玩我?(6更/求鲜花!)

    此时,甬道中的地板还剩下几个。

    众人也不确定这地板下是否还有机关陷阱,便用绳索捆绑,准备滑行过去。

    许庭生没着急去探路。

    而是将伏魔戟观察一番,发现戟身完好无损。

    “不亏是系统出品!”

    兵器是好兵器。

    这毋庸置疑!

    但局限性也太大了。

    伏魔戟的戟身过长,在外面还好。

    但在下墓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空间狭小之地。

    那时候伏魔戟就只是一个摆件,只能放在背包吃灰。

    虽说,盗墓世界中的墓葬都是地宫,洞穴这类的空间宽大之所,足以满足伏魔戟的施展空间。

    但不怕万一,就怕一万。

    一件兵器带来的战斗力加持,可不低。

    许庭生心中不免念叨:

    “看来,要重新寻找一件合适墓下使用的兵器了。”

    .............

    众人安全过了甬道后。

    在墓门前停了下来。

    墓门上以油彩绘画画了两个守门大将,墓穴中混入的氧气不多,所以没有过多氧化。

    画的色泽还很鲜艳,画像也颇具神韵。

    只是众人脚下的地板以黑白二色铺砌,组成了一个文字,周围两边的墙壁上还刻满了佛经的文字。

    “这西夏国还真是一个信佛者?”

    “别扯了,这是什么意思?”

    “估计墓主人是想让我们回头是岸吧。”

    许庭生看向了金算盘:“前辈,你有什么建议?”

    金算盘将四周的佛经看了一遍,又上前查看了墓门。

    发现这墓门没有门钉,似乎是用墓门两边转动的玉盘来启动。

    “西夏人生于蛮夷,和中原风俗迥异。”

    “这机关也可能和我们寻常遇见的不同。”

    “刚才我推测此门后有土属性机关,按照这墓的规模和外面的环境来看,最有可能的就是流沙和土刺。”

    “土刺还好。”

    “但如果门后面是流沙的话,依照流沙的速度,我们这里的人怕是没几个能跑掉。”

    鹧鸪哨也推测道:

    “西夏礼佛,讲究佛教的一线生机。”

    “在这墓前还提醒我们回头是岸,那这墓门后很可能就是流沙了。”

    “真有这么邪乎?”陈玉楼道。

    李元昊啊!

    那可是开国皇帝,能成为开国皇帝的人,可不是什么礼佛的善良之辈。

    一线生机?

    按照那种狠人的思想,不把你骨灰扬了,都算大发慈悲了。

    还回头是岸?

    真当开国皇帝是那么好当的,那可是踩着尸山血海一步一步,走上权力巅峰的绝世狠人。

    金算盘却不搭理陈玉楼,捋着胡子道:

    “搬山魁首说的不错,这墓门后应该便是那流沙。”

    “借助墓穴之地的地势来布置机关,是墓下最常见的手段,也是我们这种盗墓贼最怕的机关之一。”

    “因为这种机关,大多是自然之力。”

    “人力在浩瀚自然面前,宛如蝼蚁般脆弱。”

    “不过,放心,我心中已经有办法了。”

    金算盘自信的笑了笑,又看向陈玉楼道:“小子,好好看好好学。”

    但在他回头的时候——

    却发现,陈玉楼已经站在那文字地板的中央,还笑盈盈的看着他。

    见此,金算盘一惊。

    胡子也被他自己揪下一大把。

    “你是如何知道的?”

    陈玉楼所在的那位置,就是他所推测出的入口。

    这如何不让他惊讶。

    “我三弟不小心踩在这地板上,突然发现这入口就在这下面,你说巧不巧?”

    金算盘真是不知有一句话,当讲不当讲!

    妈卖批!

    合着你们兄弟早就知道了,在这看我表演呢?

    金算盘陷入深深的自闭中,不断的在心中默念。

    “那小子找了一个前人问过路,这不算本事,不算本事.....”

    “不气,不气....”

    还是鹧鸪哨看不下去了,出言安慰了一番。

    陈玉楼得了便宜,也不嘚瑟。

    两人一番好话轰炸下,金算盘才算舒展过来。

    ............

    前去探路的兄弟从地板下露出头,言明下方安全。

    “前辈,可以走了。”

    却见金算盘眉头不展,愁眉苦脸,伫立不走。

    鹧鸪哨见状,不免有些担忧:“前辈,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