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画卷 作品

第49章 争夺

    “抱歉各位,先失陪一下,已经到了我上场的时候了,如大家约定一般,这首新歌《燕雀跃扬》奉上。”

    邵洋精神一振,洋溢出笑脸将手机递给了一旁的鹤芸,在其两目认可的视线下,淡然一笑,轻挥衣袖塔上了舞台之上。

    众人见上台者满目春光,眉清目秀,面目凌冽又不失儒雅,为人亲近又甚是随和,一头精细修剪的秀发轻拂。

    他此时就这么矗立在台上,就展现出了与常人不同的气场与姿态。

    “是刚才那位。”

    很快,几乎所有人都认出了他即使方才在用餐间在上方演唱方洪《你的笑颜》的那名歌手。

    而先前那股因专注用餐而只闻其声不曾细阅歌手的那份颇带遗憾的感受此刻略发清晰了起来。

    此刻间大家才认真的揣摩起这个深具实力的歌手。

    就当仅以外貌而论,此人当真符合当前华夏乐坛新生代当红歌手的完美形象。

    “在座业界的各方前辈您们好,晚辈在这里给大家请安了,我名叫邵洋,是我们天籁极鸟音乐集团的鹤姐培养的出的新人歌手。”

    “区区微名不足挂齿,倒也不敢劳烦前辈们铭记于心,不过只愿大家能够聆听我这次所带来的新歌《燕雀跃扬》,若能得到哪位前辈的青睐那便是在下的荣幸。”

    邵洋清脆明朗声旭旭道出。

    此言可谓是将自己的身姿摆放极低,倘若不是他自在由发的气质吸引着众人,众人恐怕已是对他不屑一顾。

    邵洋也深知这点,现观他的这番言论,非但没有让人感到任何的骄作傲气与不适,那股油然而生的亲和之气略发的清晰明显起来。

    一位无论在容貌气质谈吐举止都是上乘的新人歌手,无疑足以成为本次活动舞台的焦点。

    且在轻言片刻之间,也将他的经纪人鹤芸之名一并带入其中,可见此人也是喝水不忘挖井人,是个知恩图报之辈。

    寥寥数语,就已经获得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好感。

    “这个小子挺好,我喜欢!”

    “邵洋是吧,很好,这个名字我记下了,期望你成为下一个方闻杰。”

    一位颇具威严面色的八字胡男子微微颔首。

    方闻杰乃是天籁极鸟音乐集团培养出的超具实力歌手,现如今早已跳出,成为了当代顶流明星,论其当红程度,几乎仅下于天王级。

    这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事,更是天籁极鸟音乐集团引以为傲的陈年旧事。

    男子以此人较邵洋一齐谈论,这无疑是对邵洋极大的认可。

    “是乔老爷子,他居然也来了,这邵洋究竟是何人,竟能得到他如此的评价!”

    不多时立马就有人认出开口爷子身份不凡。

    谢檬望着这一幕心中被深深地震撼到。

    乔显光,这可是能与自己的父亲掰手腕的商业界大佬,他的这番话意味着什么她不可能会不知道。

    可他怎么会...

    诚然不欺,要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让一个在商业有如此威望实力的业界大佬先言赞称,尤其在其还未展现出身具的价值之前,这几乎等同于不可能的事情。

    见此谢檬看向了一手捧手机嘴角弧度上扬的鹤芸。

    她竟然还有这样的手段?!

    还未开唱,就已经获得了这般诸多的好评,邵洋内心当即欢喜不已,他表面谦廉的点了点头。

    随即清了清喉嗓,便要开唱。

    他心里明白,无论是表面功夫做的再足,获得的评价再高,最后决定成败的还得是靠他自己的实力,用音乐去征服所有人,以证明自己。

    邵洋向着后方的工作人员示意,转过了头,伸出左手握住了麦克风,轻轻的吸了一口气。

    “当你仍是,幼孺之期。”

    “孤形单影,倔强作息。”

    邵洋音弦缥缈,清淡低雅,混搭着沉稳又显静寥的伴奏声,歌声动听栩栩如生。

    众人听罢为之动容。

    “我记得这首歌的名字是叫《燕雀跃扬》,对吧?”

    “是啊,还是他的原创歌曲,只是不知这燕雀二字,是为形容词还是主角。”

    “管他呢,单这旋律清俗淡雅,郎朗上头,我就很喜欢。”

    不同的听众似有不同的见解,众人若有所思。

    仅不一会,原本低沉平静又显安逸的旋律忽然间变得激昂,坎坷。似是坐地挣扎,又恍惚岁月流逝,静寂沉默中的爆炸,旋律伴奏间断升高,如高山流水,平地流沙,川流不息车水马龙。

    “终将一日,你会展翅高空,飞禽之王,虚名足以。”

    “谨以为记,不如在如期之际,偏安一隅自己自强,我行我素,笑谈间,乾坤互动,光年流逝。”

    邵洋随着歌曲到达高潮,再到落幕,情绪也随之高档起伏,亦如他自身感同身受一般,直至终了,他竟于眼角处,一滴晶莹的泪珠悬挂。

    彼时,伴奏也缓缓消失。

    不约而同,场内响起了颇为热闹的掌声,这声音远超之前任何歌手演出后所获得的掌声。

    辰磊稀琐的鼓动双手,在正式场合,他通常不会是个容易随氛围而情绪波动的人,可此时邵洋的这首原创,也着实打动了他,挑动了他的情绪。

    先不谈作者在作词方面是如何的先天造诣深奥不可测,光是歌手这融入感情的深情演唱,便已是极为难得。

    作为非正式出道的歌手或明星,仅凭一个新人创作的原创歌曲,能够达到此等高度,足可谓是极为不易。

    而一曲完毕后,辰磊也是真正的理解到这首歌所表达的主旨,即是坚毅,坚强。

    这样的作曲,这样的作词,这样的唱功,再加上最适当火热的主旨题材,按常说,这首歌毕是夺冠热门不可。

    似是印证辰磊所想一般,场面再度哗然起来。

    “这首原创歌曲的程度是其他歌曲所无可比拟,我煌星家具链产希望能与贵公司的邵洋歌手签订。”

    还不等其他人做反应,一公司总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已迫不及待的想要签下邵洋。

    “华总不必如此着急,我还有个问题想要请问一下台上这名卓越的歌手。”

    原本在场间与同行畅聊的成总,自问足够冷静分析判断,他此刻也是眉间含笑,面带赏识的看向台上的邵洋。

    “成总说笑了,有何见教尽管提出,但凡我所知的无不作答。”

    早在演出前他便早早下足了功夫,在场的绝大多数商业界大佬他都深入了解过一番,仅凭一眼便识出了对方的身份。

    邵洋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当即礼貌而又不是儒雅的答道。

    “哦?”

    成总神色略显诧异,似乎也没想到对方一眼就知道自己的身份。

    随机又换上那副坦然淡笑的神色问道:“你这首歌的意境我十分喜欢况且也很契合我们产业的主题。”

    话刚到此,方才被其所打断的煌星家具的总裁怒目圆睁,看着成总正欲开口,他道是这成总连忙要来夺人之美呢。

    “首先我想问下,你这首原创歌曲创作的多长的时间?又是否由你独自完成,亦或是有其他人的参与?”

    方总不动神色,仍作着询问。

    “这是当然,这首歌是我经过了半年的创作,花费了不少的心思,不断的进行完善,这才堪堪创作出来,正好赶上这次的活动演出。”

    邵洋也明白这些问题背后的意义,当即决绝的认真回答着。

    “我明白了。”

    得到了确切的回答,方总面露淡笑,微微点头以表示认可。

    其中蕴含的意思他懂,对方也懂。

    一首完全创作的音乐,与合作完成的音乐可是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创作人为邵洋一人的话,那么这首歌的版权全然由邵洋一人决定,那么他便可以仅对于这一首歌所带来的价值进行思量,全然不用顾忌别的因素。

    方总仅问了这名一个问题,便不再答语,可他早已抛出的橄榄枝,从未收回。

    从他的第一句话开始他就已经将自己的意向透露给了邵洋,只是碍于在场各位都是商业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自然不愿作这种公然出头进行抢人的事,便隐晦的进行暗示一番。

    而他相信,自己刚才所问的问题,至少能让邵洋明白,自己哪怕作为公司的董事长,对于音乐一块也略知一二,不仅如此,还是极为重视,这样的话相较其他的公司,他的筹码显然要更加着重。

    很快的,一连番的抢人风波很快便开始了起来,既成总之后的大多数公司派到此处参加代表人都纷纷表达出自己欲以邵洋签订的意向。

    更甚者当众将自己公司的条件都给公开了出来。

    见状况比自己原先预料的情况还要来的激烈,邵洋情绪激动,垂下的双手猛烈颤抖,他不断的自谦的迎和着众人,这时见他开口道:

    “衷心感谢前辈们对在下这首创作的赏识,只是这事我一时无法做出决定,请允许我跟我的经纪人商量一番再做决定。”

    这番言论也立即引来的众人的见解,很快邵洋做了一个轻微鞠躬的动作以示感谢,便走下了舞台,缓缓的向鹤芸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