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画卷 作品

第33章 高涨而起的热情

    “可欣,你瞧,你的那个未婚夫刚才一直在偷看你呢~姐姐我是不是当了回电灯泡呀。”

    何方婷瞥了一眼李彦打趣道。

    “师姐,你别再取笑我了。”

    说起这事林可欣就头疼了起来,她又不好当众去反驳说李彦不是自己的未婚夫。

    “嘻嘻,好嘛,不说了不说了~惹我们的小可爱不开心就不好了。”

    何方婷嬉笑着说。

    随即正经起来兴致勃勃的问道:“对了可欣,你和师傅这俩天提到过的那个连李彦都击败过的钢琴天才叫什么名字啊?”

    “他叫作辰磊。”

    说完林可欣偷偷的看了一眼父母,好在他们似乎没有听见。

    “对,就是叫辰磊,他会来参加今天的比赛吗?哇,我突然好期待啊,连师傅都很看好的天才,到底会长什么样呢?帅不帅呢。”

    相反何方婷根本没有这样的顾虑,她已经开始沉迷在兴奋之中了。

    蔺安杨的门下弟子从来就不缺少天才,可能够让他老人家专程提到的天才那绝对是屈指可数,所以这个辰磊绝对是不简单。

    “师姐,师傅好像说他有急事今天不会来参加比赛了。”

    瞧见着师姐这副兴奋的样子,林可欣无奈的摇了摇头。

    想到那个可恶的家伙今天居然放鸽子了,这令她一时之间失落了不少,也很生气。

    “什么?那个辰磊今天不来了?”

    何方婷闻言愕然说道。

    这惊愕的一声也被其他人都给听见了。

    只见李彦脸色十分难看,五指紧捏的嘎吱作响,输给辰磊对于他来说毫无疑问是最大的耻辱,而如今这个耻辱又被人家拿出来提及,这就仿佛在他的伤口上撒盐般,他岂能不怒。

    林玉莹也见状目光严厉的盯了林可欣好一会,直到她发现自己,林可欣赶紧低下了头不再谈论辰磊的事。

    “你俩谈论的声音小一些,不能影响到他人,否则不仅是对周围听客的不尊重更是对台上选手的不尊重。”

    蔺安杨也轻皱眉梢说道。

    “我知道了啦师傅,台上不是还没来人嘛,才刚结束呢。”

    何方婷俏皮道。

    蔺安杨也有些拿这个女弟子没有办法,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作为钢琴家,要懂得随时随地将这种修养铭记在心。”

    “至于辰磊这位年轻人,老夫对此也确实深表遗憾,本来可以的话还想着再听一次那首钢琴曲。”

    蔺安杨感慨道并接着说:“既然他没来,你二人也不可被其影响了心志。”

    “要知道,此次参赛的著名钢琴家也并不在少数,只不过暂且还没有上场过罢了。”

    “我并未要求你们非夺得冠军不可,如何在这次比赛中发挥出自己最佳的状态,弹奏出最完美的曲子才是你们现在应该想的。”

    林可欣二人听罢眼神坚毅的点点头:

    “我明白了师傅!”

    “哼,蔺教授,那个家伙明显是惧怕与我的对决所以才不敢来参加了,你还是少对这种水平的货色抱有期望的好,就算他再拿出当天的那首钢琴曲,在这群芳艳舞的地方,也根本连个屁都算不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彦此时嘲讽道。

    林可欣小手轻握还是忍住没有说话,倒是何方婷饶有兴致了来回看了看俩人,心想着这个李彦明明都输给了人家却还一副大言不惭的模样,其厚颜无耻的形象早已深入她的印象之中,她撇了撇嘴懒得去答复。

    却见蔺安杨闻言也不经淡笑却并不作回应:黄口小儿,无知愈甚。

    随即将目光看向了舞台中央。

    见几人都不曾理会自己,李彦顿时感到有些尴尬,正欲开口却被父亲李民宪的目光打断。

    “彦儿,专心一点,准备好待会的比赛,务必要将此次的冠军拿下,其他的事不要你多想。”

    “是,爸爸。”

    李彦回应道。

    很快的,随着比赛的进行,越来越有实力的参赛选手陆续登场,美妙的琴声已经逐渐带动起了场上热烈的欢呼声。

    “下一位,何方婷。”

    伴随而来主持人的一声传唤,林可欣等几人精神一振。

    “总算到我了,师傅,可欣那我先去了。”

    “嗯,加油师姐!”

    何方婷雅然笑道随手打个招呼欢喜的跑上去台去。

    “放宽心情,尽情发挥。”

    蔺安杨轻笑的点点头。

    而此刻的李彦眼神也逐渐变的认真起来,何方婷在蔺安杨的入门弟子中虽算不得顶尖,却也已经是小有名气,听说她跟蔺安杨之间情同父女,这么说的话蔺安杨一定是竭尽全力在培养她成为顶级的钢琴大师了,对他来说何方婷毫无疑问是这次比赛十分有挑战性的对手。

    只见何方婷迅速的上台向导师致敬,这一幕瞬间引起了全场更高的欢呼声与注意力,毕竟有谁会拒绝钢琴配美人的这一对完美的组合呢?比起先前略显枯燥的千篇一律男士弹奏,何方婷的出场犹如遍草之中突冒出的一朵鲜花般引人注目。

    “我所演奏的曲子名为《海底月色》”

    何方婷坐在钢琴前缓缓说道。随即双手轻摁琴键,发出了一声轻响,慢慢的,慢慢的,一键一音的弹奏起来。

    前奏极为缓慢且有规律,给人予以舒心的感受,整首钢琴曲的节奏都是平缓中反复横跳,又时而伴随轻微的爆发引人入胜,挑拨起人们的音乐触感。

    很快的伴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会场中响起了热烈的鼓掌声。

    蔺安杨含笑的点点头以表认可,在她看来,何方婷的这首钢琴曲《海底月色》,论名气度与传放度虽算不得顶尖,可论弹奏难度与细微演兴上已是极为不易,而何方婷的演绎令他颇为满意,已算的上是将平时所学的水平完美的发挥了出来。

    果不其然,台上的五位裁判在听完后都微微点头相互讨论,不一会便打出了不俗的评分。

    9 8 6 8 7

    总计38分。

    这是目前评委导师所给出的总分最高的分数。

    何方婷面露笑容欢喜的向导师们致谢一边轻踏蹦跳的下了台,这一幕看的不少观众不经莞尔。

    “天才啊!人长的好看,钢琴也弹的好好听。”

    “过去半小时了总算听到一首超好听的钢琴曲了。”

    “这女的可真厉害,拿着一首原曲根本比不上别的钢琴曲的曲子,弹奏的却要比先前的那些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好上百倍,我爱了。”

    “粉了粉了。”

    何方婷的出色发挥令现场的许多听众得以安下心来,毕竟大家花钱买票都是来听好音乐养耳朵的,而不是来听那些烂曲子来折磨自己。

    “呵。”

    看着演奏完毕下台的何方婷,李彦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笑。

    “赢了。”

    他看了一眼父亲淡淡说道并回以眼神令其放心。

    打从一开始他就不认为自己会输,这个冠军绝对是非他莫属,但得知何方婷的参赛无疑是让他多多少少感到压力倍增,然这些都随着这轮演奏的完毕而放下了。

    他很笃定,何方婷凭借这一首《海底月色》是绝对无法胜过自己的,即便她已经发挥很出色了。

    这并不是技巧的问题,而是所选钢琴曲的问题,很简单的例子,你选的武器仅仅还是枪械弹药层次,即便你射击的精准度和熟练度max,你又怎可能比得上拥有核武器的对手呢?

    李彦此次所选的钢琴曲,为世界圣堂钢琴谱中排行第52位的著名钢琴曲《多瑙河狄芮》。

    世界圣堂钢琴谱,里面记载了来自世界各国各地最为拔尖优秀的著名钢琴曲,虽然在其上面有标注着排名不分先后顺序一语。

    可明眼人都知道,越是排名靠前的曲子,其名气度与传放量都是后面的曲子根本无法比及的,尤其是排行前十的钢琴曲,早已成为几百年来世界国家音乐界的瑰宝,而其中华夏所占的名额仅仅只有两首,其弹奏难度更是非一般钢琴曲所能比拟。

    因此,李彦这次特地挑选了一首在欧洲地区广为流传的世界名曲《多瑙河狄芮》,乐曲以典型的三拍子圆舞曲节奏贯穿,音乐主题优美动听,节奏明快而富于弹性,体现出华丽、高雅的格调,为此他已经反复练习了千百遍,哪怕他弹奏的还远远比不上原曲的熟练度,可要拿下这个比赛的冠军却也绰绰有余了。

    他就是仗着这个底气,才约战辰磊来到这个舞台比试胜负,他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洗刷耻辱,将之狠狠的踩在脚下,以碾压者之姿宣告自己作为冠军的胜利,只可惜那个混蛋居然临阵脱逃,放弃参加这场比赛了,这令他感到十分不够解气。

    只不过联想到待会轮到他上场时所能带给现场所有人的“惊喜”,以及导师们与蔺教授等人那惊羡的神色, 他顿时暗暗窃喜起来,迫切想要赶紧上台的心情早已按捺不住。

    “彦儿,准备好,应该再过不久便到你了。”

    李民宪微笑着说。

    “我已经准备好了,放心爸爸。”

    李彦很有信心的说道。

    如今何方婷已经上过场了,离他上台一定也不远了,这是李民宪特地去打招呼提前安排好的,他所登场的时机与位置都是有讲究的。

    通常来说被安排在中间顺序上场效果是最好的,观众们在听厌了前面一群弱鸡的钢琴演奏后会渐渐产生一种听觉疲劳,待到这个时候,轮到他上场再弹奏一曲惊艳全场的钢琴曲,所带来的节目效应会远超按他正常顺序演奏曲子的状况,这就是李民宪哪怕是摆出教授的身份也要去帮儿子安排出场顺序的原因。

    不一会,在又经过两名颇有实力的年轻钢琴家的演奏之后,全场群众的热情还有情绪都被带动起来之后,主持总算叫到了他的名字。

    “接下来我们有请前不久在市代表举行的钢琴比赛中隆重夺冠的实力派选手,李彦!”

    “他将为我们带来世界级著名钢琴曲目《多瑙河狄芮》,请各位宾客倾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