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画卷 作品

第28章 这酸爽

    这么一提起在旁的郑冬梅忽然想起,向着厨房走去:“夏夏,还要多久?妈妈来帮你吧。”

    不料她拉了拉门把竟转不开。

    “你把厨房的门锁着干嘛?赶紧打开。”

    郑冬梅有疑惑的问道。

    “不用啦妈妈,最后一道菜了,马上就好,你们先坐着吧。”

    一道急促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这孩子,今天这是怎么了。”

    郑冬梅打转个身又回来了:“夏夏这孩子,今天也真是辛苦她了,所有的饭菜都是她一个人在做,都不让我们碰一下,真是懂事了啊。”

    她记得前几天和她提到这个事的时候她情绪明明是比较抗拒的。

    “呵呵,也难得你俩这么多年没见了感情还这么好,来,我们先去餐桌上坐吧。”

    程南通笑着说道。

    “嗯。”

    辰磊带着疑惑点点头。

    感情好应该不至于吧?偶尔一起玩玩那都是小学时的事情了,这都快六七年没见了,相互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这丫头会这么欢喜自己的到来?听郑阿姨程叔叔这么一说他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只不过刚才的女声让他感觉有些耳熟,貌似又是在哪里听过,难道是错觉?

    辰磊收起了心思,懒得去想这么多,今天不过是来久违的串个门吃饭而已。

    不一会他便看到的餐桌上很是丰富的午餐,令他不经眼前一亮。

    梅菜扣肉,清蒸排骨,红烧鱼,醋熘土豆丝,冬瓜汤等。

    色香俱全通透光亮的各式菜品已经摆在了桌上,远远闻着光是这色泽与气味就已经令辰磊赞叹不已了,夏夏的厨艺居然这么好!简直不下于自己家那个宝贝娇女。

    辰磊正欲开口却无意间观察到了程南通那错愕的表情。

    “这。”

    “冬梅,你教夏夏做这么多菜了?”

    他干咳了声看向郑阿姨。

    “没有啊,夏夏的厨艺虽然是很好,但这...”

    “难道这丫头什么时候去哪学了这么好的厨艺?”

    郑冬梅短暂的愣神后否认道,不多时露出了骄傲的神色,女儿竟然瞒着自己练就了这么好的厨艺,随即对着厨房叫了声:

    “夏夏,菜够啦,快出来吃饭,别让人家就等了。”

    “知道了,已经做好了。”

    随着厨房里淡淡的声音传出锁着的门哐的一声被打开。

    一名头发扎起盘于脑后,身穿着围裙相貌十分靓丽的女孩走了出来。

    她迅速将最后一道菜端到桌子上抬起了头。

    一眼瞥见了站在对面的男子她愣神片刻,辰磊立即察觉她的突如其来的异样,双方二人对上了眼眸。

    在短暂的沉默后。

    “是你!”

    “是你?”

    俩人竟异口同声叫了出来。

    没错,这个郑阿姨的女儿,算是自己小时候的青梅竹马居然就是当天把自己当变态人渣看待的程沐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再次看去辰磊的眼神由最初的愣然逐渐变成了惊讶,可程沐夏的眼眸子却蔓延出了愤怒,眉头猛然间皱缩。

    这段眼神变化令场外的程南通夫妇开始有些不解了起来,莫非女儿早就已经见过辰磊了?

    念此郑冬梅赶紧问道:“夏夏,你已经见过小磊了吗?什么时候。”

    “小磊?”

    程沐夏看着妈妈有些狐疑的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

    “你辰磊哥啊,林阿姨的儿子你都不认识了吗?”

    郑冬梅见状提醒道。

    “辰磊哥,他就是?”

    程沐夏这才反应了过来,他再一次将视线转过同时打量着辰磊:“那妈妈你这次要招待的客人就是他?”

    “对啊,你难道不知道?南通你没跟夏夏说吗?”

    郑冬梅转头向程南通问道,她已经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这,我以为你跟她说过了。”

    程南通尴尬的笑了笑。

    呼。

    郑冬梅微微叹气,难怪先前女儿表现的那么抗拒,原来是以为自己跟老公是邀请不认识的男子来家里做客还要求她亲自下厨,这倒是自己跟老公的失误了,若是先前就知道是辰磊的话她应该会很欢迎吧。

    很明显,这是她单方面想了。

    转眼她便看见这俩人的眼神有些不对,倒不如说是自己的女儿单方面的眼神里泛着怒火与凶色。这是怎么一回事?

    “好...好久不见,夏夏。”

    显然辰磊也感受到了,他也知道原因在哪,顿时就很尴尬。

    丫的我要怎么说那其实是个误会啊!

    “叫我程沐夏!”

    果然,这丫头不会有好脸色给自己看。

    “怎么说话的夏夏?”

    郑冬梅顿时蹙眉训斥。

    “妈!你不知道,这个家伙根本就是一个渣男,他。”

    “别说了!”

    受到训斥的程沐夏感到有些委屈,急忙想要解释却再一次被她妈妈无情打断了。

    这一次不仅是郑冬梅,连程南通的面色也开始严厉了起来。

    女儿今天究竟怎么了,行为举止变得也太过反常,无论下厨也是,现在也是。

    可现在明显不是你可以用来使小性子的场合,平日里即便任性了点这个时候也该懂事一些。

    “那个,郑阿姨,你不要怪沐夏,昨天我们偶然间见过一面,不巧还产生了些误会。”

    辰磊见状赶紧出来想要圆圆场。

    我的妈耶,这场面我感觉屁股都坐不自在。

    “什么误会?我跟小橙两次第亲眼看到你这个渣男将女孩子弄哭了!而且还。”

    “程沐夏!”

    这次郑冬梅生气了,甚至直呼了女儿的姓名。

    这一训斥顿时令程沐夏的娇躯猛然一颤,她轻咬唇瓣紧握双拳,数不清的委屈感在她的心间弥漫开来。

    她不敢再与妈妈顶嘴,默不作声的坐了下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郑冬梅目光严厉的看着女儿心中若有所思。

    虽然因为场合的缘故她不得不呵斥女儿,可女儿平时乖巧懂事虽然经常有些骄横任性,却也不应该会是随便乱冤枉的人,这一点她心里还是清楚的。

    “咳,有什么事待会再聊,先吃饭吧,难得夏夏做了这么好的菜再不吃都要凉了。”

    程南通趁机缓和一下气氛,他方才也几乎想要站出来严厉批评一下女儿了,好在妻子出来呵斥住了她。

    “来,小磊,咱们先吃饭,来试试看沐夏的厨艺,我可跟你说啊,哪怕是外面的厨师做的爷未必有沐夏做的好吃,你看她今天做的这菜,简直是超常发挥,可算是花费了不少心思。”

    程南通连忙对着辰磊说道,他这次没有再提女儿特地为了辰磊而下厨了,原本只是出于高兴说的一个客套话,结果没想到女儿根本就不知道辰磊要来这件事,这件事令他尴尬不已。

    说罢夹起了一块肉便要放到嘴里。

    “爸爸!”

    然而在这个时候程沐夏略显焦急的声音打断了他。

    程南通放下了筷子,疑惑的看向她,其他二人也表现出了迷惑。

    “我...我去给你倒酒。”

    程沐夏迅速站起身子说道。

    “哦,对。”

    程南通这才反应,平时自己爱好两口,难得今日这么好的菜,不喝几杯的确是说不过去,顿时看向女儿的目光满是赞许。

    辰磊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他就先不客气了,这几日天天吃素,吃的那叫一个想死,他甚至怀疑自己都快成寺庙里的和尚了,好不容易看见这么丰盛的饭菜,肚子早已咕咕作响,出于矜持他避开了肉食先手筷子夹起了几片土豆丝直接塞进了嘴里。

    才刚嚼了两口就感觉到不对劲。

    “嘶——”

    辰磊猛然吸一口凉气脸部直哆嗦,整个鼻子下半部分都开始痉挛不止,他直感到一股酸辣子味在嘴里如同瓦斯气罐爆裂蔓延开来,随即直冲天灵盖,整个人脑子都觉得不清醒,想要开口说话,又直感腮帮子酸的像是要脱节似的痛,满嘴都是那个味,他此时恨不得赶紧冲进洗手间将嘴里漱上千百次。

    “这...这菜。”

    不一小会他总算缓了过来,连话都说不圆润显得滑稽可笑,拿起筷子的手此时轻微颤抖,他是真特么的不敢再下筷子了!

    程沐夏这丫头,你如果要自己评价她做菜厉不厉害,那绝对是厉害的没话说,明明是简直一入口便能使人进医院的菜,愣是让她做的鲜香四溢,食欲打开。从外表与香味丝毫察觉不出来实际会是这样的一种味道,简直足以冲击人类味蕾的极限。

    即便如此,他当然也不会单方面认为这是程沐夏特意在报复自己,为了自己而特地准备了这么一桌菜,很明显她是刚刚才得知这次来做客的是他辰磊。

    那也就是说这丫头的厨艺原本就是这个样子?

    念此他不由的打从心底里钦佩着郑阿姨夫妇,连这样的菜都下的去口甚至还觉得好吃。

    等等!好像不对?

    仓促间,他右手托着自己的腮帮子忍痛环视了一圈,除了郑阿姨跟程叔叔望着自己显露出惊奇的面色,坐在对角处原本一副委屈巴巴埋头低下时不时偷瞄自己的程沐夏此刻间竟分明透露着狡黠的眼睛,娇躯簌簌发颤直憋着笑。

    靠!我猜错了,这丫头就是阴自己来的,怪不得刚刚程叔叔要动筷子的时候她会连忙叫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