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画卷 作品

第26章 比赛前日

    到了中午,果然!臭丫头说一是一丝毫不带含糊,眼见着餐桌上摆盘着的那一颗颗润圆珠饱的青豆还有清一色的弯弯绿豆角。

    这完美代表素食主义的“鲜绿色大餐”。辰磊干瞪了瞪眼,愣是直感喉咙与胃部在轻微蠕动,食欲直接下降了一大半。

    丫的这真是一点荤腥都见不着啊,这令辰磊不由想起那句:蚊子腿也是肉。

    但凡有碗花生米拿来下饭,占上些许油腻,他都感觉自己能大快朵颐起来。

    “筱筱,我说啊。”

    辰磊带着商量的语气说道。

    “什么事?”

    辰筱并没发现自己异常的眼神,她转过了身,手上的菜令辰磊眼睛一亮——清炒红萝卜丝!

    总算看见能用来下饭的菜的,这红里透白的萝卜丝看着都让人有食欲了些。

    “呼~”

    臭丫头连忙将菜端上餐桌,并匆匆脱掉了手上的手套,用小嘴对着那被烫的略显红润的纤指轻吹凉气。

    “烫到手了吗?”

    辰磊见状关切问道。

    “没,就是稍微有些烫。”

    辰筱摇摇头扯出了椅子坐了下来。

    “哦。”

    辰磊应了声不再作答。

    一会的工夫,二人就吃完了饭,辰磊准备出门了。

    “你今天不出去吗?”

    辰磊一边拿出鞋子对着客厅间的辰筱侧目而视。

    “不出去,我就待在家里。”

    辰筱头也不回的淡淡应答。

    “哦,那你是明天中午出去?”

    “对啊。”

    “知道了。”

    辰磊收回了目光,很是拾趣的不再多问。

    这丫头这个暑假基本上都待在家里没怎么出去过,除了一大清早偶尔出去买菜可能两个月都没晒过太阳了,瞧见着她那白皙玉瑕的肌肤。自己平时也没见她刻意去保养但她皮肤就是柔嫩似水像个豆腐似的。此次难得主动出门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不过她不说的话自己也没必要什么都事无巨细亲自过问。

    辰磊伸出了手注视着自己这略显黝黑的手腕,辰磊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摸了摸侧脸,也不知道自己这张帅脸有没有晒黑,毕竟说不定将来还能指着这张老脸找个富婆保养自己呢。

    “那我上班去了。”

    “注意安全。”

    辰磊很快的出了门,这次运气很好,刚到站台不就一辆公交车就驰了过来,他赶快上了车,这个时间段很罕见的车上居然还有座位,辰磊靠着窗坐下。

    被烈日暴晒的街道使得这个中午格外的引人昏睡,车上不少人已经瞌睡了起来,坐过了车站都是常事,辰磊由于早上起的比较晚,精神较好。

    不一会,辰磊在上班的地方下了站,来到了晨风音乐餐厅。

    他急不可耐的蹿到后台换上了工作服开始忙碌了起来。

    “小磊。”

    “冯经理好。”

    不多时,经理又一次出现在了餐厅,最近他似乎很频繁的出现在这里。

    “小磊啊,上午蔺教授有找过你,他还不知道你是下午班呢。”

    “蔺教授找我?”

    辰磊有些奇怪,他知道对方是个很知名的国际大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错,是为了明天比赛的事,不过他今天下午还有要事在身所以来不了,你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

    冯经理说。

    “还是算了吧,明天我应该去不了了。”

    辰磊坦白道。

    说到这里他也很无奈,对方毕竟也是比较又权威的一个前辈了,自己当面答应了人家可现在却要食言,只希望他可以谅解吧,以后遇见当众向他表明下歉意。

    “你明天不去了?”

    冯经理表情一动惊讶的说。

    “嗯,我这边有私事,抽不开身。”

    “那好吧。”

    冯经理面露遗憾。

    “对了,林可欣这两天有来过吗”

    辰磊趁机转移话题道,自己还朝思念想着那一千块酬劳呢,这次钢琴比赛他也没法去参加了那这一千块岂不是拿不回来了。

    “是你那个小女友吗?这两天没见她来过。”

    冯经理先是一愣随即说道。

    “嗯,知道了。”

    闻此辰磊不免有些失望。

    “那我先去工作了。”

    “嗯,等等小磊,你今天还要上去弹一曲吗?”

    冯经理连忙问道。

    辰磊稍作思考摇了摇头:“不了冯经理,偶尔弹一回就好了,每天都弹的话顾客也会很快没了新鲜感。”

    这并非一句实话,通常来说一首优秀的钢琴曲一天弹一次的话已经算很少了,不过辰磊也有着自己的理由。

    “那好吧。”

    经理点点头不作强求。

    今天餐厅的客流量比之昨天不减反增,不但是后台厨师,前台收银员以及服务员都有些忙碌不过来的趋势,这样的运营转变令冯经理很是满意,他已经考虑要增加人手。而辰磊便在这忙碌的氛围里度过了打工的日子。

    另一边。

    “可欣,你又分心了,刚才这一段弹错了。”

    林玉婉蹙着眉头训斥道。

    “对不起,我有些累了妈妈。”

    林可欣小声的说。

    “你这孩子,这才练几个小时就累了。”

    “我听说李彦这孩子现在已经开始练习攻关国际钢琴榜上的高难度曲子了,而且还准备进行创作,蔺教授对他是赞不绝口啊。”

    “虽然前两天你也得到了蔺教授的称赞,可你万万不能骄作起来,跟他比你还差的远呢,争取在明天的比赛中取得一个好成绩,也好令你爸爸妈妈在其他同行面前挣挣颜面。”

    林玉婉严厉的说道。

    “妈!”

    林可欣有些气恼,妈妈总爱拿李彦来压自己,她心里很清楚,那天过后,即便发生了一些插曲,却丝毫没影响到爸爸妈妈要将自己许配给李彦的决心,这令她不由得苦恼了起来。

    她对李彦实在是起不了好的印象,以前的事还只是道听途说,心存戒心,前段时间她还亲自委托朋友去确定了一遍,这个李彦表面上看似优秀,可实际显然就是那种完完全全的花花肠子,也就是在追求自己的这段时间里稍作收敛了一些。

    念到此处她忽然隐隐想起了那个身影,也就是这几天频频令她分神的人。

    “李彦也未必有你们想的那么优秀,你看啊,前几天辰磊不就赢了他嘛。”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林可欣趁机提起。

    “闭嘴!”

    “不要再提那个名字。”

    没想到这一下换来了母亲严厉的说词。

    林玉婉的眼神逐渐温怒了起来,提起辰磊她心里就来气,那天她跟老公为了平复李民宪教授的心情,说了多少好话,花费了多少精力。

    “妈...”

    林可欣有些害怕了。

    “你前天又去了那个餐厅,是特地去找他的吗,你以为我不知道是不是?”

    “你跟踪我?”

    林可欣顿时大惊。

    “我跟踪你做什么,你放心好了,平时自然会有人关照你的生活。”

    林玉婉不作解释,淡淡的说。

    “妈!你这是做什么,我也要一点自由!”

    林可欣一听顿时急了起来。

    “我跟你爸什么时候限制你的自由了?”

    林玉婉眉头再次紧缩:“你现在还小,分不清什么是好什么是好,尤其是你的感情,我跟你爸不会允许你在这一块上胡来的。”

    “我再过半年毕业了,上高中了!况且明明说我小为什么要给我订婚呢妈。”

    林可欣大声吵闹着。

    打从小是为乖宝宝的她此刻自己都不敢相信居然会这样跟妈妈说话。

    林玉婉默不作声的看着女儿整整半刻。

    这令心情急躁的林可欣逐渐冷静,她开始有些后悔了起来。

    “呼。”

    林玉婉闭上了眼睛叹了口气,女儿还是要长大了啊。

    “可欣,我跟你爸爸是在为你的将来作最好的打算,我们二人一路走过,什么事没见过?豪不夸张的说,咱们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多。”

    “李彦是个不错的孩子,至于你说的那些毛病,作为他这样优秀的人,那都是天才会犯的通病。”

    “我已经和他好好聊过了,他也向我保证与你订婚后,他只会喜欢你一个人,你看看他现在,对你多关切多关怀啊。”

    “你在这方面也不小了,不能一直这么叛逆下去,也该给他一个机会,俩人好好的相处一下。妈妈可以答应你,倘若你将来喜欢上一个能比他更优秀的男孩子,那妈妈一定不会反对你们,不过!”

    林玉婉苦口婆心柔声说道,在临近之际话语忽然一转。

    “那个辰磊绝无可能。”

    “为什么?”

    林可欣并不认为自己会喜欢上辰磊,想起那个撒泼子她偶尔气的牙痒痒,只不过听到妈妈的这番话她下意识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开口询问。

    “没有为什么,他配不上你,仅仅如此而已。”

    林玉婉表情严肃,语气略发严厉起来。

    见到这样的画面,林可欣也不敢太过造次,他切懦的应了一声,继续全心投身于钢琴的练习中了。

    “我回来了。”

    辰磊一下班就连忙骑车回家。

    打开门只见辰筱左手捧着扫帚,被水浸湿的抹布平放在桌子上,而她的右手此时正拿着手机一边满脸开心的聊着:

    “放心好啦,包在我身上,上午吗?嗯好的。”

    辰磊识趣的躲进了厨房开始剁葱切蒜,他才没偷有听电话的爱好,做菜自己是不会,不过帮忙切点葱姜蒜末的小事他还是会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