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书画卷 作品

第12章 长兄如父

    不再多想,辰磊嘴角带着坏笑狠狠揪住袜子的顶端用力一拽,一把将棉袜顺着小脚脱了下来。

    一只雪白如玉的小脚丫子呈现在了面前,后脚跟圆润柔滑,整个脚底都呈现出肤如凝脂的景象白净而又柔软,脚趾头此刻也同时用力的蜷缩着,不仅晶莹剔透小巧可爱犹如五颗鲜嫩饱满的白蔻般散发着淡淡清香。

    指尖白里透红呈现出一片淡粉的颜色,所有指甲都修剪整齐宛如一件精致的工艺品。

    这一幕看的辰磊如坠梦幻神魂颠倒,臭丫头果然平时在各方面优异到极致这句话不是虚的,谁能想到女孩子的脚丫子能长成这个样子,这还是在辰筱从来不化妆的基础上,若是她在指甲上涂上鲜艳亮丽的指甲油,那又该是怎样的一番场景呢。

    念此辰磊一口猛咬舌尖晃了晃脑袋,我擦,我在想啥呢,居然看妹妹的脚看入迷了,这要是被人知道了那自己还怎么见人啊。

    清醒过来的辰磊面色一狠,一把抓在辰筱的脚心处轻轻一挠。

    “啊!”

    只见身下的辰筱身子一颤猛然一声惊呼。

    噗,这死丫头怕痒的习性果然一直没变,辰磊一听忍住差点没笑出声。

    这是很多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自己得知了她的这个“弱点”,没想到此时拿出来立即见效。

    “放开我,你混蛋!”

    辰筱剧烈的挣扎着想要翻过身,只可惜他那娇小无力的身子在辰磊面前就如同被压在五指山下的小孙。

    辰磊轻轻的使力并加快速度在脚丫上挠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哈,你,你不要,哈哈哈,噗。”

    辰筱剧痒难耐一下子笑出了声,又试图咬住嘴唇制止自己,又或者将嘴巴捂进沙发不再发出声音,可这全都抵挡不了辰磊对她的“折磨”。

    “笑笑好,整天板着个脸我看是浪费老妈给你的基因了,来,多笑笑。”

    辰磊也顿时笑出了声,甚至套用了老妈总是用来消遣自己的真言也来调侃调侃她。

    “别,别挠了哥,哈哈哈哈,脏,哈哈。”

    这丫头已经逐渐笑的有些喘不过气来。

    “没事,哥不怕脏,你不是刚洗完澡嘛。”

    辰磊眯着眼睛冷笑。

    又想骗我,你当老哥是傻子吗?你每天下午放学后或者饭前必洗澡的习惯持续这么长时间了,我都已经记的一清二楚,你平日袜子谁洗的心里没点数是不?

    “哈哈哈,又,又忙着,哈哈,捣鼓,出汗了,有味啦,哈哈。”

    丫头边笑边尝试着将话说明白,只可惜她这气喘吁吁笑声连连的样子注定是说不完整话了。

    显然辰磊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罢手,难得让这丫头吃一次瘪,这次要连本带利的全都讨回来。

    “哈哈哈哈,我,我错了哥,哈哈,好累,放,哈哈,放过我。”

    终于是坚持不住开始讨饶起来了。

    见效果已经达到辰磊心满意足的点点头放过了她。

    只见辰筱吃力的将身子翻了过来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娇小的身体散发着热量,汗滴顺着她的脸颊香颈锁骨缓缓滑落,她的胸脯在呼吸声中剧烈的起伏,眼角处的泪滴晶莹剔透久久旋绕不甘落下,整个人都脱虚开来仿佛经历了一场艰辛的运动。

    那副委屈巴巴的模样看的辰磊是一阵阵心疼。

    他猛地一个激灵忍不住想抽自己一个巴掌,自己怎么这么犯贱,就是因为太过纵容她才导致自己的地位全无。

    “你...还好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辰磊恰着自己大腿处的嫩肉强压着想笑的心试图关切的询问着。

    第一次看这丫头吃瘪可太爽了,给一个巴掌再给一个甜枣这是他从老爷子那学来的惯用伎俩。

    “哼。”

    辰筱娇哼了一声,使劲揉了揉发红的眼眶,缓缓坐起了身子。

    “快点还我啦。”

    她有气无力的将手伸向辰磊的面前。

    还什么东西?辰磊怔住了。

    一会的工夫辰筱咬了咬嘴唇眼神一凝一把将另一只脚的袜子也脱下狠狠塞到了辰磊的怀里:“想要就给你!变态!恶心!恋足癖!”

    这一个三连震的辰磊是五雷轰顶,原来她是让自己还...

    他看向左手正攥着的雪白色棉袜,上面还散发着妹妹裸足淡淡体香,顿时羞愧难当,还是面红耳赤的倔强道:“谁,谁是恋足癖了,我愣了一下而已。”

    “切,装,继续装,连妹妹都下手,说你是变态都算轻了,你这样的在印度是要被判死刑,在美国是要被判无期徒刑的,”

    辰筱白了他一眼尝试着站起身。

    “你话别乱说!这都什么跟什么说哪去了。”

    辰磊气急败坏。

    “呼,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饭菜都要凉了,真是的,还说什么长兄如父,连玩笑都开不起。”

    一阵细语传到了辰磊的耳中。

    玩笑,这还玩笑,先不说要是真的我那边怎么跟老爷子解释,还有一千块就被你一个玩笑开没了,这是能随便开的玩笑吗?

    辰磊憋着一口闷气,走向了大厅。

    嗯?

    这,今天的饭菜怎么会这么丰盛?

    眼前的一幕让辰磊震惊了,平时二人用来吃饭本就不大的餐桌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菜式,并且还正热腾腾的往外冒着热气,显然是刚做好不久。

    辰筱看着哥哥这副震惊的样子嘴角微微上弧有些小得意,很显然哥哥的这个反应让她很是受用,也不枉她忙活了将近一下午。

    “这是你做的?”

    辰磊呆呆的转过头看着妹妹。

    “难道是你做的?”

    辰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这么辛辛苦苦做出这顿菜,你倒好,上来就先对我大呼小叫又是质问又是欺负什么的。

    “额...”

    辰磊哑口无言,这些菜对于他们的生活而言着实奢侈了一些,他不免感到有些肉疼。

    “放心好啦,这都是我自己攒的钱买的材料做的,难得吃这么一顿没关系嘛,偶尔也对自己好点。”

    辰筱见哥哥这副神情立刻猜中了他心中所想,急忙的解释道。

    自己哥哥长久省吃俭用攒钱补贴家用以及给自己买东西这些事她都是很清楚的,在这一点上她不敢让哥哥误解担心。

    “那个...你今天不是入选被淘汰了吗,我怕你会失落所以想做顿好的饭菜犒劳一下你。”

    辰筱小心翼翼的说道,她原本想说安慰两字,想了想还是觉得犒劳比较好,哥哥已经很努力了。

    “这样啊。”

    辰磊看着妹妹低着头略带心虚的模样鼻尖微微有些发酸。

    “哈哈哈。”

    他摸了摸鼻子大声笑了出来,尽量让气氛顿时变得欢快起来。

    “恭敬不如从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命,那就谢谢我无敌可爱的老妹啦,来,吃饭。”

    辰磊率先提起了筷子夹起了一块牛肉放入口中。

    见到哥哥的态度转变后辰筱也欣然拿起了筷子开始吃饭。

    被亲情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俩人,从这一刻小小的幸福感中得到了满足。

    一顿饭饱茶足过后,辰磊嘴里叼着根牙签感慨着:这丫头的厨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老妈的手艺八成是全让他学会了。

    “我已经撑饱了,手艺很不错哦筱筱,不过做的有点多了,放冰箱里明天再吃完吧。”

    望着这一桌子还剩余不少的菜,秉持着节俭的理念辰磊说道。

    “嗯,我知道的。”

    辰筱乖巧的应了一声,将餐桌收拾干净打算再去洗个澡。

    不一会辰磊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打开了手机屏幕。

    今天发生了很多事呢...

    入选被淘汰失败了,获得了外挂一般的系统,还有公交车上的离谱事儿,再是林可欣这个蠢妞。等等之类的。

    对了,说起来,几天后要去参加那个什么比赛。

    林可欣也会去参加比赛,这样的话到时候再向他索要自己的一千块报酬。

    想到这里,辰磊忽然眼睛放光,他连忙从自己的衬衣口袋拿出了一张红包纸。

    这是自己今天凭借《雨中漫步》钢琴曲赢下来的三千块。

    他兴奋的将红包纸打开,将手伸了进去。

    忽然他的脸色一变,连忙用手指捏住俩角不断用力的往手心里倒。

    没有。没有!

    里面什么都没有,这是一个空的红包。

    怎么回事?为什么是空的,难道经理忘记往里面放奖金了吗?

    不会,他记得很清楚收到钱包时的触感,里面鼓鼓的。而现在里面却什么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叮.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时,一个不属于正常人发出的声音响了起来。

    【注:主人公以系统的物品所赚取的任何实质利益皆属系统。】

    【目前获益:三千元华夏币】

    这两句话在辰磊脑海中短暂响起很快便消失了。

    “开什么玩笑,居然有这种事。”

    辰磊感到脑袋嗡嗡的一个人自言自语。

    一个实际存在于钱包内的华夏币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消失了,变成了这什么系统的获益值,那自己岂不是空欢喜一场。

    今天原本以为到手的四千块,结果一毛钱都没有,这其中的落差感,换谁能忍受的了?

    “你特么,比我还贪财,赶紧给我把钱吐出来。”

    辰磊很是无语。你丫的好歹也找个富有的人啃啊,老子本来就够穷了。

    【注:主人公以系统的物品所赚取的任何实质利益皆属系统。】

    还是这句重复的话。

    辰磊彻底无可奈何了。

    【收益值可以用来换取系统商店的物品。】

    这随后而来的一句令失望透底的辰磊顿时两眼放光,他猛的一抬头。

    “能换到钱吗?”

    【不能。】

    “我艹尼玛[email protected]#$%^&*。”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