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原来我早就无敌了

第115章:叶师祖在炼制不世珍宝

原来我早就无敌了 昨夜剑神 5675 2020-10-18 06:30

  闻声。

  徐挚天忍不住嘴角抽搐,悻悻地瞪了眼长玄真人。

  南宫玄机是什么人?

  这可是当代的棋圣。

  在南宫玄机的面前,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晚辈。

  现如今。

  他要去拜见另一位前辈,跑去找南宫玄机借一份见面礼。

  这让他怎么开口?

  而且。

  即便他有这样的厚脸皮,也断然不能开口,也不敢开这个口。

  这时。

  长玄真人似是看出了徐挚天的心事,捻须笑道:“徐兄,不必用这种眼神看着老夫,老夫不过就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闻声。

  冷拉着脸的徐挚天,扫了眼长玄真人,淡声问道:“那你给老夫说说,去拜见你们太玄圣地的这位叶师祖,老夫该带一份什么样的见面礼?”

  “徐兄,不用担心,老夫其实已经替你准备好了。”

  长玄真人面露神秘的笑容,捻须如此笑道。

  “你已经准备好了?”

  徐挚天脸色微变,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长玄真人。

  长玄真人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然后意念一动,手中出现了一只锦盒。

  “徐兄,这就是老夫为你准备的见面礼。”

  长玄真人将锦盒递到徐挚天的面前,如此说道。

  徐挚天瞟了眼锦盒,不禁微微皱眉,总觉的这一切有些不真实。

  何长玄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要知道。

  如果不是他死皮赖脸的留在太玄山。

  在昨日。

  就被以何长玄为首,以及一行太玄圣地高层的反复劝说下离开了。

  而现在。

  何长玄却拿出了替他准备的见面礼。

  这又岂能让他不心生怀疑?

  稍作犹豫。

  徐挚天也没有客气,伸手从从长玄真人的手中取过锦盒。

  然后。

  他先是看了眼神情宁静,面含温醇笑容的长玄真人,这才小心翼翼地打开锦盒。

  很快。

  锦盒被打开后,一根通体乌黑犯紫的墨锭映入眼帘。

  同时。

  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气。

  “何长玄,你在玩弄老夫?”

  徐挚天的脸色瞬间冷了起来,神情中布满了愤懑之色,冷冷地注视着长玄真人。

  长玄真人脸上依旧没有太多的表情流露,自信笑道:“徐兄,你这话又从何说起?”

  “你当老夫瞎吗?”

  徐挚天沉声道:“这只是一根有些年代的墨锭,你让老夫拿这样的俗物,作为拜见你们太玄圣地那位叶师祖的见面礼,届时,你们的那位叶师祖又会怎么看老夫?”

  长玄真人依旧满脸宁静的笑容,风轻云淡的摆了摆手,笑道:“徐兄,我们太玄圣地的这位叶师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想必你现在应该心里有数了吧?”

  徐挚天:“……”

  “在老夫看来,像叶师祖那样的绝世人物,不要说一件古宝,就是真正的仙器放在跟前,他老人家也绝对不会放在眼里。”

  长玄真人无比自信道:“而据老夫所知,叶师祖隐居在小池镇,平日里就喜欢练练书法,或者画个画。”

  “而你手中的这根墨锭,可是老夫专门派人前往燕国的帝都买来的,据说出自一处古老的秘境,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的承诺,老夫必定要将此物亲手送给叶师祖。”

  说到这里。

  长玄真人对着小池镇方向拱了拱手,神色中满是恭敬之色。

  闻声。

  徐挚天登时不由得一愣。

  何长玄这么一说,倒也不是没有到道理。

  像那样的绝世人物,会稀罕什么古宝?

  只要足够用心,对方必定会心生好感。

  想到这里。

  徐挚天神色减缓,脸上浮出一丝笑意,对着长玄真人,笑道:“何兄,此事的确是老夫考虑不周。”

  这时。

  长玄真人先是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然后又一本正经道:“徐兄,你我虽然向来交好,但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这根墨锭老夫可是花了整整两百万灵石,所以你得报销一下。”

  两百万灵石?

  一根墨锭要两百万灵石!

  这个老家伙还真是敢狮子大开口啊!

  闻声。

  徐挚天再次脸色铁青,忍不住嘴角抽搐道:“最多五十万灵石。”

  长玄真人笑着点头道:“也罢,徐兄既然这么说了,那老夫也就再退一步,五十万就五十万吧。”

  徐挚天瞟了眼长玄真人,又问道:“那咱们何时去小池镇拜见你们的那位叶师祖?”

  “南宫前辈才闭关不久,既然如此,那咱们择日不如撞日。”

  长玄真人依旧笑道:“就现在出发吧。”

  “果真?”

  徐挚天又觉得有些不真实了。

  长玄真人笑道:“就现在。”

  话音未落。

  长玄真人身形一闪,倏地化作一片虹光冲天而起。

  见状。

  徐挚天的眼中闪过一缕精芒,神色略显复杂。

  很快。

  他身形一闪,化作一片虹光紧跟着长玄真人离去。

  将近过了一炷香的时间。

  距离小池镇差不多还有两三里的距离时。

  似是感应到了什么。

  长玄真人和紫青圣主徐挚天陡然停了下来。

  同时。

  两人止不住地脸色惊变。

  “徐兄,你也感应到了吗?”

  长玄真人扭头对着徐挚天,如此郑重其事的问道。

  徐挚天眉头紧锁,若有所思道:“感应到了,应该是气运。”

  “古往今来,气运之说最为神秘。”

  长玄真人捻须感慨道:“叶师祖,之前以无数气运灌溉太玄圣地,而如今,却有如此之多的气运笼罩小池镇。”

  “老夫至今都十分怀疑,叶师祖现如今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竟能轻易挪用这世间最为神秘的气运……”

  这时。

  徐挚天似乎再次感应到了什么,脸色狂变道:“何兄,笼罩小池镇的气运像是在消失。”

  “老夫也感应到了。”

  长玄真人同样无比震惊道:“不止如此,气运消失的速度极快。”

  徐挚天皱眉道:“难道你们太玄圣地的这位叶师祖在炼制什么不世法宝?”

  “有可能!”

  长玄真人深以为然道:“不,一定是这样的!”

  徐挚天心有余悸道:“何兄,如果叶师祖真的在炼制什么不世法宝,咱们今日岂不是不方便前去拜访?”

  闻声。

  此时此刻。

  饶是长玄真人都不禁有些犹豫起来了。

  这次感冒有点严重,躺了一天了,还是缓不过来,今天就一章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